台灣網站導航  www.9900.com.tw
標題:    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     點閱:321   2018/6/28 下午 06:05:18
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
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

2008年,秋葉原發生無差別行兇殺人事件的現場。資料圖

6月9日,新干線“希望號”列車上再次發生無差別殺人事件。圖為案發后,警方人員在現場進行事故調查。

俞飛

6月9日,日本東海道新干線“希望號”列車上一個手持柴刀的男子,砍傷同車廂多名乘客,造成1名男子頸部受傷死亡,兩名女子重傷。目前嫌疑人已經被警方逮捕。

22歲的犯罪嫌疑人小島一郎自稱:“心情郁悶,殺誰都行。”這是新干線首次發生持刀砍人事件,日本媒體稱:“無差別殺人(意指無緣無故殘殺無辜)重現江湖!”

6月8日,就在鄰居跟家人眼中“非常安靜老實”的小島一郎行兇的前一天,日本大眾剛剛紀念完“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

十年前的6月8日,日本著名的游戲動漫圣地秋葉原爆發無差別殺人案,死傷慘重。此番小島的供詞,與秋葉原慘案兇手加藤智大的口供居然如出一轍。

二次元圣地秋葉原成修羅場

2008年6月8日,周末的東京鬧市區秋葉原摩肩擦踵,人氣爆棚。當時,一到周日下午,這里就禁止車輛通行,供步行者專用,被稱為“步行者天堂”。

街頭咖啡店招攬生意的女孩,穿著女仆制服,滿臉笑容地向過往行人遞送紙巾和傳單。誰能想到,一場毫無預警的悲劇即將上演。

中午12點半,正好是御宅族圣地最熱鬧的時候。一輛貨車闖過紅燈,悍然以40公里的時速沖進行人專用區,貨車橫沖直闖,連續撞倒碾軋5名行人,最后撞向一輛出租車。響亮的撞擊聲,讓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停下了腳步。

事發突然,行人都以為這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在場的警察立刻呼叫秋葉原警察局,要求火速派人支援,然后跑到路中央,疏導交通。眾多市民,踴躍加入救援行列。

卡車停住后,司機加藤智大下車,一邊瘋狂大叫:“殺了你們這幫混蛋!”一邊雙手各持利刃,沖向路人和施救者。短短兩分鐘內,12位民眾被刺傷,血肉模糊的傷者躺在路上,慘不忍睹。

那一刻,在場的民眾都傻了眼:司機撞傷了人,為何卻恩將仇報,刺傷救助者。

多年來,東京街頭還從未出現過這樣兇殘離奇的事件。人潮洶涌的秋葉原,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亂,血肉橫飛,慘叫連連,無異一座修羅場。

幾分鐘后,兇手被增援的警察堵在小巷中,以故意傷害現行犯的名義將加藤智大逮捕。

警方現場詢問,襲擊的目的究竟為何?“對生活感到苦悶、厭世,來秋葉原就是為了殺人,任誰都可以。”兇手回答。

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造成7人不治身亡,10人受傷,成為日本三十多年來最為嚴重的刑事殺人案,舉國震驚。

一名外國記者嘆息著說:“神話破滅了。安全的日本,神話破滅了。”一位在秋葉原經營了三十多年電器商鋪的老板說:“秋葉原變了,變得我都不認識了,治安越來越壞,現在又發生了如此慘劇,恐怕客人們會越來越少了吧?”

25歲的兇手為何陡起殺心,向無辜的市民揮起利刃?究竟是什么讓他變成了日本社會的一顆“定時炸彈”?這一切其實并非偶然。

斯巴達式的家庭教育

加藤出生于本州島最北部的青森縣青森市,父親在金融機構工作,家中還有一個小兩歲的弟弟。小學時期的加藤,不僅是學校的游泳好手,還在市級珠算比賽上拿過第二名。初中成績也相當優秀。

沉默寡言的母親,對兒子管教極為苛刻。每天只許看一集哆啦A夢,每周僅允許玩1小時的電子游戲,除此之外不許看漫畫,不許看課外書,也不許私自買玩具。

此外,母親還禁止兒子去同學家玩,每天外出游玩的時間不許超過40分鐘。回家后要向母親匯報,今天在一起玩的同學是誰,學習成績如何。一旦發現他和差生來往,母親就會禁止他吃晚飯。與女同學的交往更是被嚴加禁止。

“母親過分愛我們,她相信好教育才有好前途。”弟弟接受記者采訪時,用“那人”來指哥哥。“加藤13歲時,全家4人坐在餐桌前,照常沒有一句話……母親突然對那人發怒,她把報紙鋪在通道上,把他的飯、湯和其他菜倒在報紙上。她對那人說:‘你去那里吃。’那人一邊在一堆報紙上吃東西,一邊哭。”

“她總是檢查我們的作業,我們把這稱作‘審查’。她事事追求完美,如果發現錯誤或字體丑陋,就會下令我們重寫……不是要我們用橡皮擦糾正,而是要我們扔掉整張紙,從頭來過。”弟弟回憶道。

15歲時,加藤開始出現暴力行為。進入名校青森高中后,加藤的成績迅速下滑。他覺得自己失去了母親的關愛,弟弟曾看見哥哥對母親大喊:“你不要我了!”弟弟表示:“那人一定還非常怨恨父母。”

因為對母親懷恨在心,加藤每晚都懷著一腔憤怒,用裁紙刀在墻壁上挖洞。高中三年之后,他屋中洞的直徑已經接近半米。當考試成績不好、與同學發生口角時,加藤便赤手空拳打破窗戶的玻璃,將碎玻璃捏在手中。

高中畢業,加藤沒有考上心儀的北海道大學工學院,理工科精英的美夢徹底破滅。無奈之下,進入中日本汽車短期大學。失望至極的母親,切斷了對兒子的經濟資助。

雪上加霜,加藤日后找到的幾個工作,也都以辭職收場。

在虛擬世界中尋求精神寄托

從小自視頗高的加藤,看不起只有初高中畢業的同事,時時炫耀自己初中畢業考試全校第一的榮譽。每次辭職,總愛揚言:“沒了我,這家公司肯定就垮了!”

進入社會、遭遇巨大反差的日本年輕人,很多都選擇在電玩等虛擬世界里尋找精神寄托,難以自拔,加藤也不例外。從小缺乏基本的社交能力,所以加藤并沒有多少朋友。他打發時間的方式就是打游戲,在網上發帖聊天,吐槽自己的工作環境。

2006年,加藤自殺未遂。同樣是在那一年,父親忍受不了母親的苛求,提出離婚。

為排解心中郁悶,無所事事的加藤,每逢周末就會去秋葉原朝圣。加藤屬于偏愛少女系“洛麗塔御宅族”的“秋葉原系”,沉溺于玩家本人作為主人公登場的“萌系列”電玩中,秋葉原有眾多少女、幼女出現,圍繞在他的周圍,他保存的DVD、CD和漫畫也屬于這個系列。

“我非常喜歡秋葉原!感覺太爽啦!”曾多次去女仆咖啡館的加藤表示。“女仆吃茶”是針對“御宅族”多為獨身、不善交際、沉湎于自己愛好的特點,特意制造的一種“女仆侍奉主人”的“家庭情調”。客人來到店里,穿著電玩人物服裝的少女就嬌滴滴地迎上去,道一聲∶“您回來啦,我的主人。”這些“女仆”還會給客人做購物向導,陪客人吃飯、唱卡拉OK,這使長年沉浸在亞文化中的“御宅族”得到“主流”和“主人”的感覺,受寵若驚。

另外,加藤酷愛攻擊性電玩,在虛擬的攻擊和殺戮中感受莫大的快樂。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加藤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淵。

無限孤獨的他在網絡上寫到:“朋友為0人,可以交談的人為0人。”“世界上有人需要我嗎?沒有!”他自輕自賤地說:“自己就是垃圾。高中畢業后8年來的人生完全是失敗的。”他痛恨所謂的成功人士:“所有的勝者都死掉吧!”

2007年11月,加藤被人才派遣公司派遣到“關東汽車”下屬的靜岡縣裾野市工廠里做工人,月收入約20萬日元。“派遣社員”是日本一種非常不安定的職業形式,收入低,不能參加養老保險和失業保險,隨時可能被解雇。

受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的影響,5月29日,工廠通知他下個月解除勞動合同。與此同時,勞務派遣公司也通知加藤:派遣合同在6月底結束,他必須搬離宿舍,找到新住處。苦惱萬分的他對同事說:“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工作,我也沒有一個固定住址,找工作不是那么容易的。”

6月5日,加藤來到工廠,發現工作服不見了。情緒激動的他,見到車間負責人,將桌上的咖啡拿起來,向著墻面狠狠地摔了過去,大叫:“為什么工作服沒有了?這是什么破工廠?”然后從工廠里跑了出去。

次日,加藤在論壇上寫到:“馬上就要被轟出宿舍了,為什么受傷的總是我?太絕望了!想做的事情:殺人。自己的夢想:成為綜藝新聞的主角。”

“大家都去死吧!我也被大家瞧不起,用車撞可以吧!反正這個月就會被炒魷魚嘛!就讓我為所欲為吧!你們這些人生勝利組都去死吧!”他繼續不停地在論壇上發著帖子:“想在東海道鐵道上臥軌自殺,結果卻被別人搶先了。東海道全線停運,真是什么都跟我作對!路過了長良川,那些在河岸上卿卿我我的情侶們,真想把他們殺了扔到河里去。買了5把刀,回來了。”

慘案發生當天的早上5點21分,他在網上留言:“先用車撞,車用不了就下車用刀捅。再見了大家。”6點02分:“我扮演一個好人已經習慣了,輕松地就可以把大家都騙了。”7點30分:“準備這么充分,沒想到下了大雨。”7點47分:“下雨了街上人就少了,不過沒關系,能殺幾個是幾個。”10點53分:“堵車很嚴重,不知道能不能準時到。”11點45分:“到了秋葉原。今天的秋葉原是步行街,真幸運。”12點10分:“動手的時間到了。”

慘劇的序幕緩緩拉開……

在絕望的頂端,他選擇了秋葉原,那是他的圣地,那是他的舞臺,不僅有他喜歡的“洛麗塔”,還有把他奉為主人的“女仆”。對于他,殺人似乎不是死亡,不是痛苦,不是罪惡,而只是一次淋漓盡致的“點擊”。

哥哥死刑 弟弟自殺

6月10日,加藤自稱患有精神病。同日,加藤父母接受記者采訪,向全國人民謝罪:“我們的兒子犯下了如此重大的罪行,給社會帶來了很多不安,實在是對不起。在此我們再次為在事件中不幸死難的人們和受到傷害的人們致歉。”

次日,加藤開始對殺人罪行道歉。6月20日,警視廳對事件中作出貢獻或救援的72人頒予感謝狀。同日,根據加藤的供述,“在網上世界和現實世界都是孤獨一人,想作出網上的人都知道的大事”,并承認用貨車和用刀殺傷他人。警方正式逮捕加藤。

7月7日,東京地方檢察廳宣布加藤是兇手并無疑點,但需要鑒定加藤的精神狀態以確認其責任能力。10月6日,專家完成精神鑒定,判定加藤并無嚴重精神病,可正常分辨善惡,而且持有強烈的殺意,有計劃地作出行動;10月8日,警視廳送檢;10月10日,檢察官以殺人、殺人未遂、妨害公務、持有違法刀械等罪名正式起訴。

審訊期間,加藤口中念念有詞說:“要怪社會,要怪社會,要怪社會。”他認為是母親斯巴達式的教育摧毀了他,所以:“我沒有錯!”

2011年3月24日,東京地方裁判所結案宣判,檢方指控他的犯行是“人性泯滅的惡魔所為”,法官村山浩昭認為28歲的加藤具有完全責任能力,以“犯罪行為極其殘酷,毫無人性可言”判處加藤死刑。

2015年2月2日,東京最高裁判所對加藤宣判死刑判決定讞。加藤目前羈押在東京拘置所等待執行死刑。

哥哥被捕后,弟弟曾多次申請探望,但都被其拒絕。弟弟的女朋友也提出了分手,原因是“你一家都不對勁”。此前,二人曾談婚論嫁。2014年加藤的弟弟在家中上吊自殺。

在遺書中,弟弟留下了這樣的話:“我其實就是我哥哥的一個復制品,而我們兩個,都是我們媽媽的復制品。復制品得不到愛,也得不到承認,終生只能生活在原型的陰影之中。但是,我跟哥哥不一樣,請不要把我也看成殺人狂。”

2009年,日本國會修改《槍刀劍管制法》,將加藤行兇所持的刀具列入管制范圍,原則上禁止持有刃長5.5厘米以上的雙刃匕首。法務大臣鳩山邦夫表示,日本存在治安惡化危機,必須全力應對犯罪問題。

無差別殺人犯罪再發,引發日本社會痛苦地追問,“全世界犯罪率最低的日本真的安全嗎?日本社會能否正視自身的問題”?

責任編輯:高恒濤


# 頻道訂閱:




  




重要聲明:本網站為內容提供及檔案上載之共享平台,內容發佈者請確保所提供之檔案/內容無任何違法或牴觸法令之虞。
如有違反相關版權問題,請來信告知,本版將刪除有爭議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