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網站導航  www.9900.com.tw
   【藝術】  文章日期:2021/05/19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福建人林琨皓(網名:大悲宇宙),

是國內炙手可熱的數字藝術家之一,

去年10月,他在上海的一場100尊實體佛像大展,

造成轟動。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2020年,《仿佛·未來》100尊佛像并聯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仿佛·未來》佛像細節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3D虛擬佛像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虛擬蝴蝶

2015年,他投身虛擬世界,來為佛造像,

結合科幻元素,從犍陀羅時期到漢傳佛教,

形成半人、半機械、半神的視覺呈現。

2018年,他走向生物、算法,

加速生物演化的路徑,

用9個月時間,造出50萬只形態各異的虛擬蝴蝶。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2019年,林琨皓為吳亦凡設計的“機械臂”(圖源:《時尚芭莎》)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2018年,林琨皓與李誕合作的《太空度》(圖源:摩登天空)

活在這個時代,

他嘗試用互聯網、算法、人機協作,

“達到科技-神-人共生的狀態”。

4月中旬,一條來到廈門,

和林琨皓聊了聊虛擬世界的千萬種可能。

撰文 陳沁 責編 陳子文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第一次見林琨皓,是在廈門街邊的一家咖啡廳里。他穿一身黑衣,在石砌的臺沿邊坐著,一眼就看到了他。

林琨皓的頭髮剃得很短,架一副銀邊圓框眼鏡。幾番問答,回應都很爽利。熟悉起來后,發現他是個很健談的人。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2020年底,他在上海舉辦了一場“刷屏級”展覽《仿佛·未來》,非常賽博朋克、科幻。那是林琨皓的第一個實體化作品,他把早期做的3D虛擬佛像“未來仏”,搬進現實世界,讓100尊佛像在一個空間內并聯。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未來仏”實體與制造過程

林琨皓與佛的緣分,要從地域說起。1989年,他出生于福建漳州,從小沉浸在濃郁的宗教氛圍中。在閩南,各種宗教匯集、融合,一座小小的廟宇,會供奉儒、釋、道三種信仰。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閩南特色宗教與科技的結合:“霓虹燈下瑪利亞,LED供菩薩。”

小時候逢年過節,家鄉都會舉行盛大隆重的儀式。他回憶起大人們搭戲臺,請木偶戲劇團演戲給神明看的場景。周遭攤販云集,鑼鼓喧天。他置身其中,就像在逛一個小型嘉年華。

林琨皓家里的宗教氣氛也很濃厚,女性長輩一直熱衷公益事業,去慈濟做義工、幫人助念,父親則從事佛像泥塑和古董收藏。

“我從小就和神明走得很近。”這也讓他不得不去思考,人跟神之間的關系與距離,他思索了很久,茫無頭緒,直到一個轉折出現。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林琨皓的宗教主題漫畫

林琨皓從小喜歡畫畫、玩游戲,2011年,從高二輟學后的他,“索性去學了點好玩有趣的東西”。那是他第一次接觸“次世代游戲美術”,所謂“次世代”,即不遠的未來,“很遙遠的未來會讓人感到迷茫和悲傷,但次世代,就比現在超前一點點,是溫暖、可控的,我覺得太酷了。”

在一個大游戲機構的培訓班里,二十出頭的林琨皓接觸到一大堆陌生軟件與專業術語,手足無措。英文不好的他,純靠肌肉記憶,來記住每一個操作。看不懂各種復雜的參數,就不斷檢索、學習,去理解每一個參數背后的意義。

這些凝結著計算機一代代發展結晶的軟件令他驚訝無比,“你是站在了無數科學家和軟件工程師的肩膀上,去使用這些工具。”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在林琨皓眼里,3D技術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和宇宙。他開始意識到,人走向神的渠道,或許就是科技。

當時的作品,已經在使用宗教題材了。光怪陸離的3D虛擬場景里,他將一座非常大的寺廟建在瀑布邊上。

2015年,他結束在揭陽學習傳統玉雕的生活,返回廈門。對人與神之間關系的思索,逐漸明朗,5月的一天,林琨皓決定投身于虛擬世界,來為佛造像。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和林琨皓的第二次見面,我們約在了他朋友的美術館里。在這間隱匿在某大型酒店深處的美術館,我們第一次見到了5尊“未來仏”的實體雕塑,黑、白、金面的佛頭上端盤著三角形的云髻,佛頭身后的LED光圈點亮時,顯得非常科幻,他戲言這是“LED供菩薩”。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昨晚,他連續工作到凌晨兩點,這幾乎是他的工作常態。有一次深夜,他隨手在社交平臺發布新作品,很快收到一條私信,一個遠方的關注者和他說,“希望你開心地更新”。

架好機器開始錄制之前,他在美術館后院抽了一根煙,煙霧在樹影中盤旋,有些疲憊的他和我們講起“仏(音同佛)”這個字的由來。他是想回到更單純的造像,所以用簡寫的“仏”來區隔傳統佛教里“佛”,為科技留出更多的空間。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2015年到2018年,林琨皓用3D結合科幻元素,持續在做“未來仏”系列,造了近10尊具有未來科幻感的虛擬佛像。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在執行過程中,其實無時不刻都在思考細節,這些零件、參數,細微的調整,所有精力都消耗在這一點上,反而是縮到很微觀的視角,甚至每一個倒角、布線的構思。”林琨皓說。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淚目菩薩90分鐘》

造《淚目菩薩》時,林琨皓腦海中先浮現出一個畫面:一尊佛像不斷旋轉,伴隨著海浪的起伏,臉上永遠掛著淚珠。“這是一種數字化的浪漫與慈悲的體現”。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大勢至菩薩》

《大勢至》的靈感來自于大勢至菩薩,代表大智慧。在彼時的林琨皓看來,智慧與科技密切相關。所以,他用電子元器件、顯卡拼湊出一個復雜精密的佛頭形象,無數管道纏繞著它,正要向前飛躍。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佛像做到后期,越來越精細化,一些零碎的零件拼湊出更未來的科幻,各種機械化的動脈,網狀結構,糾結、纏繞在一起的管道,形成一種復合材料的視覺呈現,和他自己獨特的宗教科幻美學。

嚴格來說,林琨皓這個時期的作品已經趨向于仿生,用他的話來講,就是“半人、半機械、半神”。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他還做了一些具有宗教元素的VR虛擬空間探索,“我喜歡在水上建東西,一般是先弄一片海,再搭建各種亭臺樓梯、腳手架。”

廈門特色的“嘉庚式”建筑,頂端是中式古典的飛檐翹角,下端卻以西式羅馬柱做支撐,所謂“穿西裝戴斗笠”。他在建筑內部安置了一個巨大的佛頭,門楣上懸著“南柯一夢”。

從2015年起,虛擬佛像的創作一直很平穩。“結合科技,結合人,結合神的概念往前探索”,但做到后面,林琨皓忽然覺得,“造佛像已經不能滿足我了。”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拍攝第一天的下午,我們來到林琨皓的家。他的工作臺挨著窗口,視野尤為開闊,遠眺是無垠的海。

為了還原他平日的工作狀態,“在小黑屋里人機協作,在不同的電腦間游走,等待運算的結果,不斷地篩選、讀取、整合信息”,我們等候著夜幕降臨。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等候的間隙,他向我們演示了虛擬蝴蝶的創作過程,天色越來越暗了,鍵盤的紅色熒光在黑暗中閃爍,他熟練地操作電腦,一瞬間,無數撲扇著翅膀的蝴蝶在屏幕上顯現。

他談起這兩年數字藝術創作的轉折:“后期佛像已經稱不上是佛像了,而是一種仿生機械。感覺科技和神性的結合,似乎是不是走到頭了?”一天,一個念頭忽然在他腦海中浮現,“如果科技一直往深了走,它的未來就是仿生的話,為何不自己去創作一個生物,去理解生物進化?”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這兩年,他開始走向生物、算法。無論是昆蟲系列,還是從去年7月份開啟的虛擬蝴蝶項目,都是結合算法,來達到“科技-神-人”或“造物主”的狀態。

虛擬蝴蝶的技術,基于3D及生成對抗神經網絡的算法,產生大量演算結果,再去篩選這些蝴蝶,選擇蝴蝶的演化路徑,讓它們不斷迭代。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以林琨皓現在的計算機飽和算力,僅僅9個月的時間,已經產生50萬只完全不一樣的結果。折合下來,每分鐘可以有6只完全不一樣的虛擬蝴蝶誕生,“就是在計算機里,加速生物的演化進程”。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他還用算法來寫詩,“文本基因計劃”是早期“亂碼詩”的升級版嘗試。

林琨皓把這些年的所有閱讀——從各種工具書中看到的詞匯,到白話文運動以來,現代詩人的詩行——建成一個“基因庫”。用算法,將它們重新洗牌,隨機產生出新的組合。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文本基因計劃”網站

他單獨為文本基因計劃建了一個網站,邀請所有在線的讀者參與到這個計劃中來,只要點擊“生成文本”,基因庫就會隨機生成一句詩行,如果讀者喜歡這句詩,就可以將之保留在網站上,所以這其實是一個“詩歌共同體”。

一邊說著,他一邊向我們演示算法如何寫詩。他用鼠標點擊了一下文本庫,詩行就在屏幕上不斷滾動起來,僅僅30秒,一萬句詩便已輸出完畢。“算法的威力”,他不無喜悅地說。

所以,某種程度上,他是用科技的算法,來抵抗人這套算法,讓人有限的生命得以擴容。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從林琨皓家出發,只要步行5分鐘,就能抵達廈門有名的健康步棧道公園,這是他平日里最常去的地方。

入口處是一個螺旋形樓梯,遠看有幾分科幻感。人走在樹冠之上,曲折回旋的步棧道通往山頂觀景平臺,極目遠眺,是引進海水的城市內湖和拔地而起的高樓,整座城市盡收眼底。公園深處,還藏著一座寺廟。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在觀景平臺上,林琨皓一邊與我們交談,一邊指向遠處隨風拂動的大片嫩綠枝丫,“風吹過來的時候,像一團東西在涌動,你會覺得很溫柔,這里是既有自然、宗教,又有城市之美。”

宗教對林琨皓的影響,其實正在漸漸減弱,現在的他,更看重科技賦予人的“超人”力量,“我們這個時代最厲害的地方,就是在現實和純粹的虛無當中,生生制造出了一個虛擬世界”。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他坦白自己是一個“技術樂觀主義者”,他認為技術本身只是工具,算法不會替代人。人如果善用技術,就能充分釋放自己的勞動力和創造力,讓時間變得更高效。

林琨皓現在的工作狀態,更像是一個“信息的節點”,不斷收集、整合信息,再利用算法產生新的信息,將之傳播出去。

福建小伙躲在小黑屋,造百尊酷炫佛像:未來,人就是神

未來,林琨皓的規劃還是基于人和機器的協同工作,“你可以理解成,可能十幾二十年后,我最終將視覺(佛像、昆蟲系列)和文本的內容(亂碼詩)匯合在一起,制造一個復合的信息體,通過算法,無時不刻都在輸出有指向性的高質量信息。”

對他而言,科技是一種“加持”,這也是他極為著迷的一個方向。活在這個時代,他非常看重對于新技術的使用。

因為,“藝術家如果不活在他的時代,他的創作是不存在,也不成立的。”

本文章為“一條”原創,未經允許不得刪改、盜用至任何平臺,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









  




重要聲明:本網站為內容提供及檔案上載之共享平台,內容發佈者請確保所提供之檔案/內容無任何違法或牴觸法令之虞。
如有違反相關版權問題,請來信告知,本版將刪除有爭議部份.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