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網站導航  www.9900.com.tw
標題:    電影《敦煌》,解讀日本人獨特的尋根情節,摸摸你的下巴還在不?     點閱:78   8/4/2020 6:34:16 PM

電影《敦煌》,解讀日本人獨特的尋根情節,摸摸你的下巴還在不?

敦煌,

前言

在1988年為了紀念“中日邦交正常化”10周年,日本在中國拍攝了電影《敦煌》,除了拍攝地點是中國,原著作者、導演、演員及投資方都是日本方。整個制作費投資約45億日元,相當于2億人民幣,這對于1988年的中國來說,可以說得上是天價。在當時日本電影總投入排行榜上,到現在為止也是高居第五的位置。

這畢竟是花了2億人民幣的電影,首先從場面氣勢上而言,那確實過于太壯觀,盡管劇情相對比較狗血。

敦煌,

美麗的敦煌

一個宋朝舉人趙行德,只因殿試成績不好,就跑到當時并不屬于宋朝統治疆域的河西地區去參加西夏人的軍隊,跟回鶻人打仗,又為了一個回鶻女人,跟西夏統治者反目成仇。最后,一部經書讓趙行德改變了人生。而這部經書就是后來的《敦煌遺書》,電影的后期,趙行德為了避免戰火的焚掠,便設法將這一大批經籍藏了起來。一起參與此事的其他人,很快死掉了,知道這個秘密被唯一存活下來的,只有趙行德一人。而且因為當時西夏牢牢控制了敦煌,所以趙行德至再也沒有機會回到敦煌處理這批文化寶藏,理所當然,秘密被保持了上千年。

而史上的這批珍貴經籍是什么時候,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被埋藏在這里的,也沒有任何文字記載,日本的文藝家井上靖先聲奪人, 虛構了趙行德藏《敦煌遺書》這個可能的答案,真真假假讓人信以為真。

因為《敦煌遺書》確實是存在的,那還是20世紀初,在敦煌有一個震驚全球的發現:

敦煌,

《敦煌遺書》的殘片

一批已經被世人遺忘了近千年的文書被發現了,它們很好地被隱藏在敦煌莫高窟的一個洞窟里,由于洞口用泥墻封死并且畫上了壁畫,近千年的時間里人們一直沒有發現這個秘密,直到被一個名為王圓箓的道士偶然發現。

而這時正值清朝時期,神州大地上動亂不堪,因此,《敦煌遺書》也引各國的垂涎。斯坦因、伯希和、斯文·赫定等國際大盜蜂擁而至,日本人雖然晚到了一步, 日本國內佛教最大宗派的精神領袖、西本愿寺第二十二代法主大谷光瑞親自出馬,還是千里迢迢跑到敦煌掠奪了大約一千卷敦煌遺書回日本。

敦煌,

關于《敦煌遺書》掩藏之謎

在整個電影情節中《敦煌遺書》是后半部分才出現,有點像《射雕》中的《武穆遺書》那樣的出場方式,唯一不同的《射雕》里表現出來的是如何搶奪這部《武穆遺書》,而《敦煌》里則重點描述了如何掩藏這部《敦煌遺書》。這部《敦煌遺書》到底是什么樣的經書?為什么會是一個文人來掩藏這堆經書?

敦煌,

王圓箓,盜賣《敦煌遺書》的道士

在電影和原著里,這批經籍都是太守曹延惠積累了幾十年逐漸收集起來的私人藏品。曹氏家族擔任歸義軍節度使已有一百多年,所據之地又是絲路重要中間站的敦煌,因此有這個條件積攢這么多的經籍。

《敦煌遺書》范圍很大。最多的是佛教典籍,大約占九成。佛教文獻以外的宗教文獻,還有道教典籍、景教(基督教)典籍和摩尼教典籍。

宗教文獻以外的文書,雖然總量不大,只占一成左右,但內容卻很豐富,涉及古代政治、經濟、軍事、語言、文學、美術、地理、社會、民族、音樂、舞蹈、天文、歷法、數學、醫學、體育、古籍等諸多方面,幾乎相當于百科全書。

目前所知年代最晚的敦煌遺書寫于公元1002年,也就是敦煌王曹宗壽編造帙子題記。

日本人盜寶雖然沒趕在前頭,但對敦煌文獻的研究卻進展神速,一舉走在了世界前頭。在敦煌學體系的早期構筑中,日本人確實費了極大力氣才在一定程度上形成“敦煌在中國,敦煌學在日本”的現象。

敦煌,

日本人大光谷裕

日本人對中國文化感興趣,對敦煌感興趣,不如說他們是對絲綢之路感興趣。因為日本本來就是古絲綢之路(包括海上絲綢之路)的終點站,之所以對絲綢之路上的敦煌城特別特別感興趣,又源自他們的文化尋根心理。

熟悉歷史的人都知道,在唐朝初年,日本曾進行了一場影響日本歷史極為深遠的改革——“大化革新”,全面模仿唐朝的一次改革。從一定意義上說,日本的文化,就是本地土著文化與唐文化結合的產物。因此,現代日本人對唐文化極其重視,認為唐文化才是他們的文化之根。

曾有兩位日本前首相發表過對敦煌表示無比尊敬的話,一位是海部俊樹,他說:“不到敦煌,就不算有文化。”另一位是竹下登,他說:“我們日本人之所以一聽到絲綢之路、敦煌、長安這些詞激動不已,是因為唐文化至今仍強有力地活在日本人的心中。

最后,研究敦煌文化是日本侵華的需要。眾所周知,日本人在侵華方面下了大功夫,在軍事征服之前就將文化研究走在前頭,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進行相關研究,客觀上帶動了日本人對中國一切歷史和文化的研究,對新發現的珍貴材料敦煌遺書,日本人的興趣自然也十分濃厚。

敦煌,

因此,也就解釋了為什么在1988年時,日本就能花兩億人民幣拍攝中國的《敦煌》。日本人用電影解釋《敦煌遺書》是一個中國文人為了避免戰火收藏的經書。這也是有參考原型的。在電影和原著里,將這批經籍藏起來的是偶然間誤入河西地區的趙行德(經籍的主人曹延惠已自焚),參與埋藏這批經書的人除趙行德外,都死了。

敦煌,

《敦煌遺書》與眾不同的特點

正常地講,中國黑歷史文獻浩如煙海,為什么說《敦煌遺書》獨具一格呢?內容上尚且不說,90%是佛經,10%是其他的內容。單獨計算這10%的容量就足夠大了。

另一方面,形成這些文獻跨年度之久,是其他歷史文獻所無法相提并論的。

所謂敦煌遺書的時限,指的是它的書寫或抄寫年代。根據敦煌遺書上保存的題記,目前所知年代最早的敦煌遺書是后涼王相高所寫之《維摩詰經》,在公元393年,這件文書現在收藏在上海博物館。

敦煌,

目前所知年代最晚的敦煌遺書寫于公元1002年,是敦煌王曹宗壽編造帙子題記。兩者前后時間跨度達600多年。多數敦煌遺書的書寫或抄寫年代在唐后期五代宋初。也就意味著這些文獻多數是唐前后的內容。

積累的年限這么久,而且都是人工手抄而成的。數量級多,總數達60000多件的敦煌遺書現在分散收藏在歐、亞、美的9個國家的80多個博物館、圖書館、文化機構以及一些私人手中。其中英國大英圖書館收藏15000多件,法國國家圖書館收藏7000多件,中國國家圖書館收藏16000多件,俄羅斯國家科學院東方文獻研究所收藏19000多件。

敦煌遺書的文字不僅有漢文,還有少數民族文字記載

敦煌遺書的文字以漢文為主,但也保存了不少用古代胡人使用的胡語寫的文獻。在這類文獻中,以吐蕃文最多。吐蕃文又稱古藏文,是唐五代時期吐蕃人使用的文字。由于吐蕃人曾在公元786年至公元848年管轄敦煌,其間曾在敦煌推行吐蕃制度和吐蕃語言文字,所以敦煌藏經洞中也保存了一大批吐蕃文文獻,有8千多件。這批文獻對研究吐蕃史、敦煌史以及當時西北地區的民族變遷,都具有重要價值。

敦煌,

敦煌遺書中的第二種胡語文獻是回鶻文。回鶻文是古代回鶻人使用的文字,又稱回紇文。在唐宋時期,回鶻人曾在敦煌歷史上起過重要作用。自唐晚期以后,敦煌東邊的甘州和肅州,以及西邊的西州都曾有回鶻人建立政權,在敦煌地區也有回鶻居民。在公元1041年至1068年,回鶻人還曾一度成為敦煌的主人。由于以上原因,在敦煌藏經洞中,也保存了50多件回鶻文文書。這些文書的內容包括書信、賬目和佛教文獻,對研究回鶻的歷史和文化具有重要價值。

第三種是于闐文于闐文是古代居住在新疆和田地區的被稱為塞人的民族使用的拼音文字,又稱于闐塞文。因19世紀和20世紀之交發現于新疆和田(古屬于闐)而得名。五代至宋,控制敦煌的曹氏歸義軍政權和于闐王家有姻親關系,兩地交往密切,因此敦煌地區積累了一批于闐語文獻。其中有30多件被封存于藏經洞中,其內容包括佛教典籍、醫藥文獻、文學作品、使臣報告、地理文書、公私賬目等。

第四種是粟特文。粟特文是古代粟特人使用的文字。粟特人原居住在中亞澤拉夫珊河流域,以善于經商而著稱。兩漢以來,有大批粟特人往來于敦煌及其他絲綢之路上的城鎮。在唐宋時期,一些粟特人甚至在敦煌建立了移民聚落,所以在敦煌遺書中也保存了20多件粟特文文獻,其內容主要是譯自漢文的佛教典籍。

敦煌,

第五種是梵文。梵文是古印度的古典語言,也是佛經的經典語言。唐代高僧玄奘赴印度求取的佛經,就是用梵文書寫的。唐宋時期,西行求法和東來弘道的高僧在路經敦煌時,有時會把一些梵文佛教典籍留在敦煌,所以敦煌藏經洞中也包括了數件梵文佛教典籍。

敦煌,

《敦煌遺書》所記載的內容多數是沒有經過篩選的一手材料

宗教典籍

不僅有佛教典籍,道教典籍、景教(基督教)典籍和摩尼教典籍,這些都屬于宗教典籍。這些宗教典籍很重要的一個作用在于抄寫年代較早,具有重要校勘價值。在印刷術出來之前,所有的宗教典籍都手工抄寫,難免有人把字抄錯,然后后面的經書就一路跟著錯了下來,越往后的年代,出錯的機率就越大。而這些敦煌遺書年代比較早的典籍恰好可以進行校對,以免讓原有的典籍產生歧義。

我們整理古籍所遵循的一個重要的原則就是盡量尋找早一點的版本。原因是書籍在宋以前主要靠傳抄的形式流傳,而抄寫是很容易出錯的,所以古人有“書抄三遍,‘魯’抄為‘魚’”的說法,即一本書被抄寫三次以后,原書的“魯”字就被抄寫成了和其字形相近的“魚”字。

敦煌,

敦煌遺書中卻保存了一批疑偽經。其實,疑偽經的出現和流行,也是因為當時社會有其生存的土壤,據之可以了解當時民間的信仰和習俗等,具有很高的資料價值。例如《大方廣華嚴十惡品經》是在梁武帝提倡斷屠食素的背景下撰成的。該經認為眾生若修善根,則應不害眾生,不行放逸,不飲酒,不食肉。該經還著重論述了飲酒、食肉的罪孽和斷食酒肉所得之福報。此經可與《廣弘明集》中的記載相印證,說明了漢傳佛教素食傳統的形成經過。

敦煌,

同樣的,早在魏晉時期,道教已在敦煌流行。北魏統一河西之后,敦煌的道教有了進一步的發展。李唐統治者以老子為遠祖,尊崇道教,至唐前期,敦煌的道教盛極一時。當時敦煌有開元觀、神泉觀、靈圖觀、沖虛觀、龍興觀等道觀,抄寫了大量的道教經典。

自北周以后,幾乎歷代都有對道教經典進行搜集和整理的活動,唐代也曾大規模集結道經,編纂道藏,但由于種種原因,唐宋金元歷代編纂的道藏均已亡佚,現在傳世的道藏為明《正統道藏》和《萬歷續道藏》,很多早期的道教典籍均未能保存在傳世道藏中。

敦煌,

而敦煌遺書中共保存了800多件道經及相關文書抄本,被考定或擬定的經名約有170種230多卷,彌補了這些缺失。

《老子道德經》是道教的基本經典之一,敦煌遺書中保存了一批該經之抄本,可以校勘傳世本的缺失。敦煌遺書中還保存了至少11種《道德經》的注疏,其中8種是傳世道藏所缺失的佚書。

就文本形態而言,敦煌道教典籍多抄寫于唐前期,因而紙質優良,多用染黃,且墨色、書法俱佳。

非宗教內容則更為細致

一般的史料在記載官方事務時,只會有公文內容,史籍中雖然保存了不少唐代公文書的內容,但公文書的原件卻都沒有保存下來,這無疑會給我們了解唐代公文書的運行及其具體面貌帶來困難。所幸敦煌遺書中保存了一批唐代的公文書,包括制書、敕書、告身(任職證書)等,為我們了解唐代公文書的原貌和公文運行情況提供了珍貴資料。

敦煌,

不僅記錄了當時全國大姓的氏族譜,敦煌遺書還有《敦煌名族志》、《敦煌氾氏家傳》等反映當時敦煌地方大姓情況的文書,對了解敦煌地區世家大族的發展變化具有重要價值。

敦煌,

對戶籍的管理甚至具體到戶口和家庭成員

日本人崇拜唐文化與敦煌有什么關系呢?

古代河西走廊一共有五個州,分別是:涼州、甘州、肅州、瓜州和沙州。其中,故事的焦點敦煌城就在最西最遠端的沙州。為何會叫沙州?因為從這里再往西,就是連綿不絕的沙漠了,古人因此將敦煌城所在的這塊綠地稱作沙州。古人送行詩中所謂“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中的“陽關”,就是沙州,也就是沙州。

敦煌,

雖說唐朝對日本影響挺大,近代的日本嘴里說的對唐朝文化的向往多是一種托辭,他們認為如今中國大陸的唐文化保存得最好的,就在敦煌。因此給人感覺現代日本人對敦煌有一種道不盡的迷戀之情。

一方面,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確實也令不少日本文化工作者產生了發自心底的傾慕之情,于是才投入巨大的熱情進行相關研究和創作。這方面尤其以《敦煌》的原著作者井上靖為代表。

而這種托詞讓一般的中國人聽了很受用。實際還是日本人窺視著敦煌遺書等文物,這一批文物的價值實在太高了,與別的歷史文獻存在很大的不同之處。

事實上日本的的文化繼承了中國唐代的文化,實際上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已經有了很大的變更,日本人想還原一些制度的來源,形成的方式還只能到中國,尋找與唐代有關的典籍。在中國官方的典籍,經過戰亂、修改,估計與原版已經有了很大的出入。因此很多典籍無法起到佐證的作用,也有可能存在自相矛盾而無法自圓其說。但《敦煌遺書》算是相對比較原始的記錄,佐證力度比起正常流轉的資料大得多。

因此,日本文化研究敦煌的癡迷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


  




重要聲明:本網站為內容提供及檔案上載之共享平台,內容發佈者請確保所提供之檔案/內容無任何違法或牴觸法令之虞。
如有違反相關版權問題,請來信告知,本版將刪除有爭議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