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網站導航  www.9900.com.tw
   【社會】  文章日期:2019/12/02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與地理

微信公眾號:地球知識局

NO.1164-馬來西亞青年吸毒

作者:酸奶沒泡沫

制圖:魚木頭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

今年夏天,馬來西亞在各州展開了針對警察的“藍魔鬼”掃毒行動。

短短幾天內,在接受尿檢的3438名警員中,有100多名警察對毒品檢測呈陽性反應,其中冰毒86人,安非他明6人、鴉片6人、大麻2人,克他命1人。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馬來西亞全國警察總長對檢測結果感到異常震驚,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警隊本被公眾賦予信任,應該嚴格執法,可是他們自己都參與這種活動,這個國家會變成什么樣?”

變成什么樣?可能是毒品會在打擊缺失的情況下漸漸向年輕人滲透,日漸毀掉下一代……

吸毒要趁早?

20年前,馬來西亞吉隆坡初中生薩爾科齊在他的好哥們的慫恿下,開始過上了“上等社會”的生活:嘗試吸大麻和埃利敏5號(一種精神科成癮性藥物)。

大麻常見的三種用途:娛樂,醫藥,工業

其中娛樂性大麻使用在絕大多數國家和地區均不合法

(圖片來自:[email protected] Tours)▼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極度上癮的感覺刺激著他初嘗禁果的大腦,但之后迅速從云端跌落到谷底的感覺讓他莫名煩躁。為了時常保持高昂的開心狀態,接下來的三年里,他一步步嘗試了能讓他更興奮的毒品:海洛因,嗎啡,氯胺酮,迷幻藥,神奇蘑菇……眾多毒品種類中,效果令他印象最深的是冰毒,一種被歸類為苯丙胺類興奮劑的毒品。

“吸的時候你簡直不像人。睡不了覺,不想吃東西,只有它給你快感時才讓你感覺良好,不吸的話就會發燒、骨痛、失眠、打寒顫,所以根本停不下來。”

三年后,他已經接近崩潰的邊緣。好在這時他終于開始擔心毒品會毀了自己,在父母和康復治療中心的幫助下花了一年多戒掉了毒癮,如今30多歲的他在吉隆坡做生意。

薩爾科齊恢復了,然而今天的馬來西亞,還是有許多未成年人踏上了薩爾科齊的舊路。

馬來西亞是個販毒可判死刑的國家,然而民眾吸食毒品的情況卻依舊嚴峻:據統計,自2014年至2018年9月,馬來西亞全國吸毒者的人數約為13.37萬,占總人口的0.4%;其中彭亨州、吉蘭丹州和登嘉樓州名列吸毒人數前三甲。

這還是馬拉西亞官方反毒機構記錄在案的數據

沒辦法統計到的數據可能遠遠不止如此

(數據來源@Laman Web Rasmi Agensi Anti Dadah Kebangsaan )▼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而從吸毒人群的年齡看,19至39歲之間的人數為80598名,占吸毒者的73.4%,青年人已然占據毒品消費大半江山。

同時,吸毒群體的低齡化也愈加普遍,《當今大馬》指出,2014年至2017年間,馬國青少年涉毒案件總計約3700宗,占總體吸毒案3.2%。實際情況可能更糟,因為根據估計,記錄在案的數量與野生吸毒者之間比例大概是1:4。

13~18歲人員涉毒案件統計

(數據來源@Laman Web Rasmi Agensi Anti Dadah Kebangsaan)▼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而去年一年,就有2169例毒品案件涉及未成年學生,最低的吸毒者年齡不過7歲。

與此同時,自2015年以來,馬來西亞治療和護理康復中心(CCRC)接受的青少年毒癮患者也越來越多,而根據這些少年的拯救經驗,誘發他們吸毒的因素主要在于以下幾點:

很多學生在長期被父母忽視的狀態中走上偏道,而同一道上的很多哥們都吞云吐霧,要想愉快地玩耍,自己不能顯得不合群。毒品既能讓他們融入社交生活,也能帶來廉價而直接的滿足感,被濫用也在情理之中。

其次,部分兒童服用毒品是因為覺得自己的學校生活無聊且沒有希望,不清楚學習的意義。另外還有一個群體,并不知道自己正在吸毒,即便知道也不清楚毒品的危害,覺得跟零食無異,這就只能怪可悲的教育了。

向青少年普及毒品帶來的危害,提前預防

是防止吸毒率上升的有效手段

(圖片來自:[email protected]青少年毒品預防計劃參與性手冊)▼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小學生沉默,中學生流淚

和很多商品降價后銷量增長類似,之所以拿毒品消遣的的孩子越來越多,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毒品越來越便宜。

拿冰毒來說,四年前一包的最低成本約為50令吉(約合84.6元),如今不僅價格有所下降,有些毒販子甚至推出了“滿50-10”的優惠活動,等于是毒品界的雙十一,也不知道毒販有沒有沖皇冠的壓力,總之是變相降低了孩子們的毒品買入門檻。

更令人震驚的是,為了在小學里擴大客源,毒品販子會把學生作為在學校開展販毒業務的推廣者,因為孩子們比成年人“更老實”。

幾乎每個州都有學校涉案,情況確實有些嚴峻

學生不僅成為受害者,有的還成了毒品推廣者

(原始數據由馬來西亞教育部發布)▼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一位因參與在學校推廣毒品被拘留的四年級學生,在被督察組詢問時說,“那個叔叔看我沒有多余的錢買了,就告訴我,每當我說服一個新同學購買,就免費給我三包(冰毒),這很劃算,我就做了。”

這就是毒販子對幫自己拉到“學生客戶”的回報:免費贈送一定量的毒品給被委托的學生,或給與其長期的購買折扣,這對已經上癮但財力有限的小學生來說無疑是天大的誘惑。

馬來西亞警方在5名學生家里發現了大量毒品

(截圖自 [email protected] Star Online)▼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而針對更加成熟一些的中學生群體,毒販子的作案活動的進行顯然要更謹慎一些。

由于中學生胃口比較大,所以毒販子提供的誘惑要更有力,甚至實現了“供貨包年制”。在給他們送貨時,還提供“開車送達”服務,到達約定取貨地點立即將藥品丟下離開,以免被抓到。

但是百密一疏,還是有人被抓到了。被抓獲的協助販毒初中少年泰姆供認時說:“我們將把汽車的顏色,毒品種類,數量記下來之后,只要從地上撿起來他們從窗戶扔下來的箱子,交易就完成了。”

學生涉毒的種類非常多,或許有的中學生年紀輕輕就已經是毒場老手了(原始數據由馬來西亞教育部發布)▼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相比之下,給小學生遞貨時,毒販子往往光明正大地進行,直接塞到孩子們手中也不會引起懷疑。

不過這些方法只是針對了解吸毒內情的學生消費者,想要將市場擴大至不吸毒的學生群體,還要另覓他法,比如讓大家不知道這是毒品。

花花綠綠的搖頭丸,乍一看還以為是糖果

但一旦沾染上,再要戒斷可就不容易了

(圖片來自@wikimedia commons)▼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一些毒販子將毒品偽裝成零食,以欺騙的形式向中小學生售賣。在學校附近的小商店,毒販子事先與店主溝通好價格要在這上一批貨(摻有毒品成分的零食,而店主可能并不知情),按賣出的數量給店主提成。

以檸檬茶為例,一杯含有大麻或海洛因成分的袋泡檸檬茶,價格是2至3令吉(約合3.38至5.07元),每天能賣出數百包,買的還很都多是回頭客,誰喝了那個毒品茶,誰就一輩子都忘不掉了。

難以根除的痼疾

眼看國家未來的花骨朵變成了毒之花,馬來西亞政府自然是憂心忡忡。應對這個問題,最基礎的做法顯然就是從預防和治療兩方面下手。

對于還沒吸上毒的,主要是在全國所有中小學校加強毒品危害教育,防患于未然,年初時甚至考慮效仿冰島實施18歲以下青少年宵禁令,避免青少年夜間到娛樂場所沾染毒品;而那些已經入坑的,就是幫助他們主動戒毒。

但是大多數的馬來西亞人是反對宵禁的

認為這項規定違反了《聯合國預防少年犯罪準則》

還侵犯了兒童的人權

(截圖自 [email protected] Star Online)▼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馬來西亞政府已經在全國各地80多個縣市內設立了戒毒資訊服務中心,義務為民眾提供毒品相關知識解答。

然而這些畢竟只是治標的做法,但治本的做法——毒品根除,怎么看都不像是件容易的事。

其實馬來西亞政府其實早已意識到了毒品問題的嚴重性,在1975年就開始把死刑適用于毒品走私罪,近年來對毒品犯罪的打擊力度也是只增不減:去年查獲了價值5.16億令吉的毒品(約合8.72億元),較2017年增長了約77%。

被馬來西亞警方扣押的兩艘走私毒品的漁船

(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但顯然,只要有吸毒者存在,就有人愿意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賺錢。

馬來西亞離臭名昭著的毒品金三角不遠,這是一處泰國,老撾和緬甸在魯瓦克河和湄公河匯合處的三角形區域,自上世紀50年代了以來就與阿富汗一起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鴉片生產基地之一。單單緬甸的鴉片種植面積就達到了430平方公里(2015年),比馬爾代夫國土面積還大。

邊境地帶就是這些東南亞毒販最活躍的所在▼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雖然金三角生產的原料主打工業用途,但毒品走私是公開的秘密,而臨近的馬來西亞是就是該地毒品走私的重要目的地和過境國之一。據警方估計,馬來西亞的販毒集團在一年可賺取高達12億令吉(約合20.3億元)的利潤。

你也很難責怪馬國政府沒有行動。根據此前該國關于藥物濫用的經濟成本的研究結果,馬來西亞已花費86.5億令吉(約合146億人民幣)的直接或間接預算來解決毒品問題。到底是哪里出了錯呢?

查獲毒品的新聞天天有

(截圖自 [email protected] Star Online)▼

毒品,正在蠶食馬來西亞 | 地球知識局

除了毒品走私屢禁不止,監管部門的貪腐也是一個重要原因:毒品向馬國運輸過程中會面臨的層層關卡,很多時候用利潤分成就能讓監管人員當個睜眼瞎;有時監管人員甚至不用分成,暗示一下,半年的量就運到家門口了。

不知道那些毒品檢測結果呈陽性的警察,是不是打開販毒方便之門之后自己反而變成受害者了。

參考資料

https://www.9900news.com/images/vimg/timg7/2019120217071414.jpg

https://www.9900news.com/images/vimg/timg7/2019120217071415.jpg

https://www.9900news.com/images/vimg/timg7/2019120217071416.jpg

https://www.9900news.com/images/vimg/timg7/2019120217071417.jpg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封面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END

~原文網址~
------------------------------------------------------------------------------------








  




重要聲明:本網站為內容提供及檔案上載之共享平台,內容發佈者請確保所提供之檔案/內容無任何違法或牴觸法令之虞。
如有違反相關版權問題,請來信告知,本版將刪除有爭議部份.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