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網站導航  www.9900.com.tw
   【社會】  文章日期:2019/10/04

日本學生每天打工掙學費!中國學生太“幸福”

學生打工,在國內叫做“勤工儉學”。但是在日本早就成為一種“理所當然”,許多日本學生從高中就開始打工掙“學費”。許多學生考上大學以后,需要自己負擔大學的學費,這也是不得不打工的“背景”之一。除此以外,日本人手不足現象十分嚴重,走在街上,隨處可見“招工”的貼紙,特別是飲食和零售行業。很多日本百年老店,經歷過多次經濟危機,但是卻也抵不過“無人繼承”的現狀,不得不申請破產。多種情況交織在一起,造成了日本學生打工時間長的現狀。中國學生每天的任務就是“學習”,而日本學生除了學習以外,還需要兼顧許多方面,究竟他們是一個什么樣的現狀?!

2018年度因人手不足破產企業較去年度增加48.2%日本學生每天打工掙學費!中國學生太“幸福”

圖1:日本因人手不足破產企業年度推移(來源:TDB)

根據TDB數據調查,2018年度(2018年4月~2019年3月)日本因為人手不足而破產的公司有169家,比去年度增加了48.2%。人手不足破產,在日本已經成為企業面臨的課題之一。日本對于人手不足破產的定義為:因從業人員不足導致收益惡化最終破產的企業(包括個人)。2018年度日本總共破產企業有8057家,雖然總數較去年有所降低,可是因人手不足破產的企業卻大幅度的增加。

日本學生每天打工掙學費!中國學生太“幸福”

圖2:與前年度對比比例以及資產負債率總額

圖2顯示了每年因人手不足而破產的企業較去年的增加比例,我們可以清楚看到2018年度破產的企業增加數量最多。破產企業6年的資產總負債率高達1099億2500萬日元,超過1000億日元大關。其實,6年間“1億日元不滿”的小規模企業的破產率占據了52.2%,是主要破產對象。由此可以看出,日本中小企業更容易因為人手不足而破產,這也印證了我之前文章中的一句話:構筑日本社會基礎的中小企業,正在逐漸崩塌。

日本學生每天打工掙學費!中國學生太“幸福”

圖3:破產企業行業比例

由圖3,我們可以看出2018年度日本因人手不足破產最多的三個行業分別是:運輸/通信業、服務行業、建筑行業。這三個行業都是勞動密集型行業,便利店的員工以及飲食店鋪的打工者其實都是屬于服務行業。日本有些中小企業為了擴大人手,抓緊改善從業人員的待遇,但是這種做法是一把雙刃劍,對于企業而言,增加的成本必然是需要自己負擔!

每周工作6天的A和深夜打工的B日本學生每天打工掙學費!中國學生太“幸福”

日本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深夜(12點以后)去便利店買東西,店員幾乎都是外國留學生或者日本學生。原因非常簡單,正社員的工資高,深夜工作只能交給打工的學生來做。一位在拉面店打工的21歲日本女生A這樣說到:ブラックなのは分かってるけど、辭められないんですよね。(大意:我知道這樣很黑,但是我沒有辦法辭職)A在一家私立大學上學,她從高中1年級開始就在拉面店打工,可以說是“熟練工”。每周工作6天,每天5個小時,周末兩天每天12個小時。她在拉面店任職為“經理”,時薪為1300日元,雖然屬于“打工者”里面較高的職位,但是她需要隨時補足“臨時休息”人員的崗位。

A所在的拉面店屬于全年午休店鋪,總共有23人,其中只有2人是正社員,就連店鋪的副店長都是“打工者”的身份。上午11點~下午4點一般交給“主婦”類的打工者,晚餐時間交給“學生”類的打工者,晚間以及深夜是正社員來對應。其實,全日本的拉面店鋪都是“人手不足”的狀態,店長職位同樣也是。一般店長都是每周一次到店鋪來巡視,店鋪里面的管理以及運營等大多交給打工者來完成。

日本學生每天打工掙學費!中國學生太“幸福”

B今年同樣21歲,在日本一家全國連鎖的咖啡店工作,B工作的店鋪中有27個人,同樣只有2個正社員,店鋪幾乎都是被學生工支撐著。B每周工作7天,實際勞動時間超過46個小時,有時候會工作到深夜0點。招聘信息上寫著是“23點半結束”,實際工作到0點十分正常,有些學生工會留到半夜1點才能夠回家。

“慘烈”的工作情況

日本現在正在推行所謂的“勞動方式改革”,但是在現場打工的學生的工作環境,依然十分“慘烈”。上文中提到的A和B,實際上已經踩著日本現在的“法律紅線”在工作,日本勞動基本法規定了時間。可是即便如此,拿著打工者的工資,干著正社員的活的學生們,依然很多。日本中京大學某教授將這種工作方式說成:學生であることを尊重しないアルバイト。(不尊重學生的打工)可是這種事情,已然成為了常態。與這些打工的學生相比,正社員同樣十分辛苦。

日本學生每天打工掙學費!中國學生太“幸福”

一位在居酒屋工作的女性C這樣說到:とにかく社員が激務なんです。24人の店舗で、社員は3人ですが、午前10時から終電まで、週6勤務で働いています。(總之社員是拼命工作。24個人的店鋪,社員只有3人,早上10點一直工作到末班電車的時間,每周工作6天。)日本法律規定1天工作6個小時以上的話,必須要有休息時間。日本許多居酒屋都會采取“多店鋪”的工作方式,比如在X店鋪工作6個小時以上了,那么打卡下班;但是需要到Y店鋪打卡上班,以保證勞動力的充分利用。一般一個店鋪的排班表是由社員進行管理的,全店鋪的排班表都需要全盤管理,哪家店鋪發生了突發情況,正社員必須要頂上。

建立在“自我犧牲”之上的飲食業

根據日本TDB的數據,在2018年度因人手不足倒閉的169家企業中,50%的企業回答正社員不足,33%的企業回答非正規社員不足。非正規社員不足表現最為明顯的就是“飲食業”。日本飲食業依賴的是“廉價”的日本學生勞動力,通過實際的觀察,違反勞動基準法的日本飲食店鋪確實很多。但是,為何學生明明知道這樣的店鋪貪圖自己的“廉價”,也不辭去工作呢?前文中出現的A和B分別是這樣說的:

有人幫我參考畢業后的工作,企業的人事部門也會培養我,隨著工作的進展,越來越感覺自己是“被需要的”,這樣的結果就是讓我感覺到店鋪就是自己的家一樣;我在經理這樣的職位,十分有意義,我從未想過辭職。雖然是學生,但是公司卻能夠委以我重任,讓我能夠學到很多。我也能夠比其他學生更加有驕傲的資本!日本學生每天打工掙學費!中國學生太“幸福”

從這兩個人的情況來看,“被需要的感覺”以及“可以學到很多東西”成為不辭職的原因。其實也有許多學生是為了還生活費和獎學金(日本有些獎學金是需要還的)。深入了解日本的飲食行業的工作機制以后,發現了一個事實:日本的飲食店鋪大多依賴學生的“干勁”,而不是從根本考慮雇傭正社員來解決人手不足,學生是流動的,所以就一直處在人手不足的狀態!日本的飲食業可以說是“建立在學生的自我犧牲之上”!

背后的社會原因

社會,其實是一個閉環,許多因素都相互作用與影響。日本的學生工影響著飲食業的勞動力,而勞動力又決定一個企業的生死存亡。那么,是什么影響著日本的學生工呢?其實深層次來看,有下面兩個社會背景。

日本學費的上升以及父母的貧困化

很多人不敢相信,日本都施行了免費學習的政策,為何我還會說日本學費上升呢?日本的學費減免政策面向的是低年級教育,并未普及到大學教育。1960年日本的國立大學每年費用大約是1萬2000日元,在2018年標準費用變為53萬5800日元,第一年度需要繳納81萬7800日元。私立大學平均費用在86萬日元左右,第一年需要繳納大約131萬的學費。1970年~90年代,日本的大學費用持續增加,但是并未成為較大的社會問題,因為終身雇傭和年功序列制度保證了日本老一輩的收入。但是到了1990年以后,勞動者的薪資以及公司構造發生了極大變化,負擔大學生主要費用的老一輩,資產急速降低,這也就導致日本學生不得不自己想辦法解決學費。

日本學生每天打工掙學費!中國學生太“幸福”

曾經日本大學生打工理由是“讓自己更加財富自由”,而現在則變為“若不打工,則無法繼續學業”。高中生以及大學生的情況,直接反映在雇傭端,所以很多學生不得不接受無理的條件!

非正規員工的“重用”

利用非正規員工,想要降低運營成本的企業,將目光轉向了“不得不為學費而打工的”學生。便利店、餐廳以及居酒屋等相關服務產業,將打工的學生培養成基礎干部的雇用戰略。打工的學生原本是很容易辭職以及臨時調休,一般來說都是職場的“后備力量”。但是這些企業抓住了“學生心理”,將責任重大的任務交給學生處理,來增加其責任感,如果簡單的辭職或者調休,那么就會對店鋪運營造成一定的困擾,一般的日本學生都會努力克服困難,這就是所謂的“有價值感”“被需要感”。

日本學生每天打工掙學費!中國學生太“幸福”

在這些店鋪中的人際關系也很有趣,類似于學校的“部門活動”。一般在同一家店鋪工作的學生多是同級生或者前輩與后輩的關系,構筑這樣的人際關系,讓學生更加有“歸屬感”,讓學生更加全心全意的為其工作。

結束語

日本學生和國內一樣,都是初入職場,目的就是想要解決自己的“學費”問題。企業方面構筑讓學生產生歸屬感和責任感的職場,以留住更多的非正規社員的學生打工者。雖然看起來是“各取所需”,可是其中卻隱藏著許多“灰色”地帶。看完以后真的會發現:與日本學生比起來,中國學生或許真的太幸福了。兩種教育方式,都有著優點與缺點,這里也不好評判。伴隨著幸福的是來自父母的“條條框框”,而跳出“條條框框”之外,面對則是社會的辛酸苦辣。

~原文網址~
----------------------------------------------------------------------------------








  




重要聲明:本網站為內容提供及檔案上載之共享平台,內容發佈者請確保所提供之檔案/內容無任何違法或牴觸法令之虞。
如有違反相關版權問題,請來信告知,本版將刪除有爭議部份.
~ Contact us ~ 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