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網站導航  www.9900.com.tw
標題:    三浦春馬,你真的變成天空了     點閱:26   7/19/2020 11:02:45 AM

三浦春馬,你真的變成天空了

三浦春馬,

三浦春馬,

印象中三浦春馬一直是讓人感覺很溫暖的存在。

今天如果是“晴天的話就是弘樹心情很好,雨天的時候就是弘樹在哭泣,天空的夕陽就是弘樹在害羞地臉紅……”

三浦春馬,

2020年的到來,讓告別成為越來越頻繁的一個動作。就在今日,又有人離開了我們。

據日媒7月18日報道,日本男演員三浦春馬被發現死于其位于東京的家中,疑似自殺。

三浦春馬,

突如其來的噩耗讓粉絲紛紛表示難以置信。2007年,17歲的三浦春馬主演了電影《戀空》。大部分中國觀眾對他的初印象,就是一頭銀白發的帥氣男學生弘樹,自行車后座上坐著笑容無敵的新垣結衣。

電影最后,患上癌癥的弘樹失去了張揚的頭發,躺在病床上的的三浦春馬卻依然令人心動。

“美嘉,人死之后會變成什么樣呢?”

“當然是去天國了。”

“我想變成天空。如果變成天空,就永遠能看見美嘉。”

沒頭沒尾地,他與身邊正在笨拙地打毛衣的新垣結衣完成了這段對話,但這個畫面對當年每一位正值青春期的人而言,就是催淚到窒息。

可就在今天,30歲的三浦春馬,也“真的變成天空了”。

三浦春馬,

圖/《戀空》

三浦春馬,

我們永遠不知道

明天和絕望哪一個會先來

編輯們在群里開始討論之前,同行、自媒體人yoyo都還在享受自己無所事事的周六。

她告訴我,在看到微信聊天蹦出了“三浦春馬自殺”這幾個字后,她一個人在房間里,“說不上來理由地”哭了足有5分鐘。

據相關報道,因為原本18日當天有工作行程的三浦春馬沒有出現在工作現場,相關人員前往他家探視,才發現了尸體和疑似遺書的文件。

僅僅4天前,他還在微博上宣傳自己9月即將開播的電視劇《金錢的結束是愛情的開始》。

三浦春馬,

7月10日,他還為高考學子們送去加油姿勢和明朗的笑容。

三浦春馬,

不常用的微博,他也會時不時上線“營業”,祝疫情下的大家“身體健康,笑口常開”。

三浦春馬,

沒有人知道,這位常常向公眾展現自己溫暖與活力的年輕人,在停止呼吸前都做了什么,想了什么。

粉絲們只能依照《戀空》中的臺詞進行判斷,她們抬頭,仰望天空,“晴天的話就是弘樹心情很好,雨天的時候就是弘樹在哭泣,天空的夕陽就是弘樹在害羞地臉紅……”

今日,北京晴間多云,上海大部晴朗,成都下了一場暴雨。

有網友翻出了20歲的三浦春馬寫給30歲自己的話:

有在過著幸福的日子嗎?

有好好地把珍貴的東西緊緊抱在懷里嗎?

如果你還是那樣無論何事都竭盡全力去面對的人 ,

我會很開心。

嘛,總之請依舊是一個強大的人。

三浦春馬,

10年后,一切都成了過去時。

三浦春馬,曾經是無論何事都要竭盡全力去面對的人,曾經也是一個強大的人。這些才是人們用來記得他,懷念他的地方。

記得2013年剛開通微博的三浦春馬,是用中文做了接地氣的自我介紹:“我叫三浦春馬,一二三的三,浦東的浦,春天的春,俊馬的馬。”

三浦春馬,

在作品中

三浦春馬已經重生過許多次

身形纖細,五官干凈利落,三浦春馬天生一張漫畫臉。

早前日本綜藝《櫻井有吉夜會》調查了街頭100名路人對三浦春馬的印象,35人都覺得他“長相清爽”,還有人總結其為“草食系王子”式的人物。

三浦春馬,

事實上三浦春馬也的確是靠出演校園王子的角色,深入了人心。他是《戀空》中命運坎坷但全身心都充滿愛的櫻井弘樹,是《十四歲的母親》中充滿掙扎的年輕爸爸桐野智志,是《好想告訴你》中的如人間春風般爽朗的“薩瓦亞卡君”風早翔太同學……

三浦春馬,

圖/《好想告訴你》

他用自己的天資,消化了偶像劇、漫改片中的瑪麗蘇臺詞,那些過幾年后再看就會為當初自己感到羞愧的青春傷痛情結,在他身上都會變得合情合理。

知乎網友總結,他是“理想中校園時代的男朋友”一般的角色,我們總會在漫長成長過程中遇見過這樣一個人。

當那個閃閃發光的人,注視到了劇中和你我一樣平凡的女主角,人們很容易在這樣俗套的故事里進行自我投射。

一張青春的臉能給觀眾帶來源源不斷的新鮮感,從而填補劇情、演技上的不足。可娛樂圈的殘酷亦在于新鮮感,一旦觀眾對你的顏值和風格感到膩味,再完美的臉蛋也帶動不了收視。

三浦春馬,

即便是在《戀空》中一出場就拿下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新人獎,即便是成為平成一代第一個主演月九劇的男演員,三浦春馬也曾一度陷入演戲的瓶頸,無法從校園中踏出一條其他戲路來。

三浦春馬必然比旁人更清楚這一點。《戀空》上映后兩年,他便選擇到舞臺劇《降落在星之大地的淚》上磨練演技。新京報指出,“日本有著深厚的劇場文化,能夠成功出演舞臺劇不論是對于觀眾還是影視劇制作方來說,都會極大地提升在他們心中的印象”。

踏進舞臺劇這一領域后,三浦春馬不僅多次挑戰歷史題材,2016年更在百老匯改編的音樂劇《長靴妖姬》中挑戰女裝。

三浦春馬,

圖/《長靴妖姬》

可再繞回頭看看,三浦春馬一直都在做挑戰自己的事情。即使沒有走出校園,他也都在嘗試未成年父母、師生戀情等尖銳的社會話題。而積攢了舞臺經驗后,他對各種角色、身份的嘗試也自然更加游刃有余——

在《永遠的0》中,他大膽抒發敏感由沉重的反戰思想。

三浦春馬,

在《我存在的時間》中,他成了必須要用全力抓住幸福的漸凍人。

三浦春馬,

在《兩周》中,他又成了浪子回頭,一邊逃脫殺人未遂罪名,一邊拯救白血病女兒的父親。

三浦春馬,

2018年的《世界奇妙物語》中,他是一位對生活失去了希望的人,為逃避現實,服用了一種可以清除未來24小時記憶的藥物。

規避掉未來的痛苦,連自己最愛的人的記憶也一起丟失了。到了43歲,這人才留著淚醒悟,那些痛苦和煩惱,反正一切都終將會結束,還不如讓一切都早早銘刻到自己身體里。

三浦春馬,

可惜,這個世界并沒有奇妙物語。

三浦春馬,

命運就是單行線

沒有人曾走錯路

那些活在屏幕里,給人以力量的年輕明星,他們的主動隕落最讓人痛惜。

從金鐘鉉,到雪莉,到具荷拉,再到三浦春馬,前段時間人們總說,“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就連劉亞仁給雪莉寫的真摯留言中,也承認自己“曾經隨意地想象、誤會和評判過她”,“曾經是躲在她身后的大眾中的一員,畢竟當普羅大眾是一件太過容易的事”。

三浦春馬,

圖/《我存在的時間》

通過鏡頭,轉變為信號、數字,再由屏幕傳達到我們眼中的笑容,有幾分真,幾分假,我們無從得知。我們更不清楚的是,當錄制暫停,他們又需要獨自面對多大的壓力。

傳聞,人們是在衣柜里發現了三浦春馬的尸體。

他們其實都是鼓足勇氣,走完了自己這一生的人,只不過有些是30年,有些是25年。他們終究是“孤身一人來到了懸崖邊緣”,然后還是朝著那個能解救自己的方向走了下去而已。

有網友翻回了2018年《銀魂2》的劇照,三浦春馬在里面飾演了真選組的聰明角色伊東鴨太郎。

三浦春馬,

三浦春馬,

圖/《銀魂》

巧的是,在片中飾演其死對頭土方十四郎的演員柳樂優彌,今年也是30歲,兩人生日相差并不遠。

這位14歲時便憑借《無人知曉》擊敗梁朝偉的《2046》拿下戛納影帝的演員,在18歲的某一天,過量服用上百顆藥物自殺。家人發現后,趕緊叫救護車送醫搶救,才脫離危險。當年新聞報道,鄰居聽聞柳樂輕生都難以置信表示,“他看到人都會打招呼,是個開朗的孩子啊!”

電影中兩個角色說著,“我早晚會殺了你”,在走廊上擦身而過。現實當中,都嘗試用自殺結束自己生命的人,最終走向了不同方向。

三浦春馬,

在《銀魂》故事里,伊東鴨太郎也是到人生盡頭才突然醒悟自己最想要的就是身邊人的陪伴而已。

三浦春馬永遠地活在了回憶里,向死而生的柳樂優彌如今仍以精湛演技活躍在日本影視圈,哭過之后yoyo依然要支棱起來寫稿,我們都必須做出自己的選擇。

三浦春馬,

?作者 | 麻醬

歡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


  




重要聲明:本網站為內容提供及檔案上載之共享平台,內容發佈者請確保所提供之檔案/內容無任何違法或牴觸法令之虞。
如有違反相關版權問題,請來信告知,本版將刪除有爭議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