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網站導航  www.9900.com.tw
標題:    關之琳:人生若有重來,我愿守清貧     點閱:308   6/14/2020 7:23:11 PM

關之琳:人生若有重來,我愿守清貧

關之琳,

小時候的關之琳

出生于浮華亂世

人已到耳順之年,是該告別這浮華的一切了。我站在太平山上看到維多利亞港燈火輝煌的景色,就像我幾十年前剛剛踏入香港演藝圈的那個舞臺。雖然流光溢彩,但背后的辛酸和孤獨只有自己才能夠體會。

我在不同的場合都對人說過,我這一生都是在為錢而奔波。很多人都說我現實,還有人說我自私、冷血。但那些指責我的人真正了解過我的生活,了解過我的內心感受嗎?

我記恨過自己的父親,因為是她毀了我曾經幸福的家庭。我不怨恨離開我的媽媽,因為當一個男人背叛誓言、婚姻,作為女人,你能做的恐怕就只有逃離。

上輩的感情糾葛對我的影響很大。因為在這之前,我是一個被他們寵在手心里的公主。我一開始感謝命運對我的照顧,不僅有優越的家庭條件,而且自身也集齊了父母容貌上的優點。只有十五六歲的我,不論走到哪里,都是人們關注的焦點。他們在私下里說,可能將來只有真正的王子,才能得到我的芳心。這種流傳很廣,以至于香港人都說我是“全港第一美女”。

關之琳,

少女時代的關之琳

不幸的源頭

可那時,我只有十四五歲。過早的贊譽,讓心智還沒有完全成熟的我產生了心高氣傲的想法。完全不能體會作為一個平凡人的快樂,也失去了要做一個平凡人的機會。想在想想,這是我一生光輝燦爛的開始,也是我不幸生活的源頭。自古以來,紅顏薄命,我又何曾能夠逃離這世俗的厄運?

當母親遠走美國,而父親對我不管不顧的時候。可以說,我也家道中落。昔日衣食無憂的生活漸漸離我遠去,而那些曾經羨慕我的眼光也變成了嘲諷。當我一個人走在維多利亞灣的小路上,當我漫步于大嶼山的密林里,冰冷的風不再讓我感到一絲溫暖。香港人特有的理智和勢利讓我過早的感受到了人世間的殘酷,前一秒還是眾人的偶像,下一秒就成為他們嘲笑的對象。

這種巨大的反差讓我難以接受,我實在也接受不來高開低走的人生。可能我骨子里的倔強并不遜色于我的外貌,迷失的人生觀在那一刻開始發芽生根。我承認,這中間有罪惡也有生存的艱難。

他們都說,美貌是女人最鋒利的武器,而我就把自己的美貌發揮到了極致。十七歲的時候,我就投身演藝圈,出演了自己的第一部電視劇。那種男人看我的眼神讓我明白,我在這紙醉金迷的娛樂圈里,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戲約不斷,這早在我的意料之中。畢竟“全港第一美女”的名號擺在那里,不管別人說我花瓶也好,實力影星也罷,我都成了香港的一個符號。

關之琳,

關之琳漸有女神氣質

浮華的過往

我又重新獲得了過去那種萬眾矚目的地位,也可以隨意揮霍金錢。但我卻忘了,自己揮霍的,還有自己寶貴的青春。不能說娛樂圈里全部都是壞人,也有一些善良的長輩給我提出中肯的意見:既然已經來到這個圈子,那就好好磨練自己的演技,其實這也是一個人的事業。作為女人,只要有了真才實學,有了獨當一面的能力,才能不做男人的附屬品。

可惜我沒能完全聽進去這些金玉良言。因為那時的我,光憑自己的美貌就可以輕松獲得自己想要的一切。演技和實力對于我來說,仿佛成了多余。是啊,一杯紅酒能夠搞定的事情,我又何必浪費時間去攝影棚里苦練什么對人物內心的塑造、對人物性格的把握呢?

老實說,備受周星馳推崇的那本《一個演員的自我修養》,我一眼都沒有看過。盡管曾經有人把它送到我的面前,我只當成了一種幼稚園的兒童讀物,隨手扔在了維多利亞灣私人豪宅的一個角落里。以至于多年后,當我看到周星馳《喜劇之王》里的情景。有這樣一本被他視如珍寶的東西,隨身攜帶,我才有了翻翻的興趣。

但我翻遍了豪宅的每一個角落,始終沒有發現這本書的下落。可能是被傭人拿去燒火引柴,也有可能是被他們拿去墊餐桌腳子。這都不重要了,畢竟我和周星馳一類演員所走的道路不同。他們手握的是演技,而我握著的是自己的外貌和青春。

關之琳,

演藝事業進入黃金期的關之琳

生命中曾經錯過的愛情

不能說我的生活里沒有感情,我也曾有過相愛的人。我也曾試圖留住不多的真愛,但在香港演藝圈里,真愛似乎太脆弱。這里的狗仔文化可能是全世界最強大的地方,不要說私人情感了,就連你上衛生間用的什么牌子的衛生紙,這些兩眼放光,形同飛檐走壁的家伙都可以給你摸得清清楚楚。

再真情的告白,也架不住流言蜚語。沒有任何一種情感可以在這個魚龍混雜的場所保持它本來的純潔和面目。我和幾段真愛失之交臂,漸漸的就不相信愛情。可能過后我們雙方都會明白其中的誤會,但娛樂圈斗轉星移的場景,那里會容許你有改正錯誤,重新思考人生的空閑。我可以詛咒這個歡樂場,但自己卻在其中生活。

算了吧,一個既得利益者,卻來哭訴利益的殘忍。這在外人看來太矯揉造作,容易引起別人的反感。我只有把自己的真情埋葬在心里,或許幾十年后,它會連同故事本身帶進我的墳墓。

關之琳,

香港淺水灣的觀音像

世間人看得到丑惡,卻很少看得到人的本性

我毫不避諱,自己在生活中干過不地道的事情。因為我始終覺得,那都是男人和金錢的錯。我沒有顯赫的家世,沒有隨時可以給我提供保護的家人。這讓我的身份變成了人人可以追逐的獵物。人心中僅存的良知,讓我并沒有主動去破壞別人的家庭,但迷醉在金錢里的又何止我一個女人。

但話又說回來了,那些怨恨我的女人,你們想過沒有?香港娛樂圈少了我關之琳,是不是還會有張之琳、李之琳站在你老公的身邊。追艷獵奇是那些有錢人的天性,既然你愿意投身他的懷抱,你就沒有考慮過這段婚姻可能面臨的問題嗎?

對于一個人道德品性的評價,我不愿多談。因為我也是其中一個受害者,我也太明白娛樂圈這種是非之地,感情對于男人、女人來說,有多么脆弱。

關之琳,

一代男人的夢中情人

世間所悟

幾十年后,當我站在太平山頂俯瞰香港、俯瞰維多利亞港灣的時候,我還是孤身一人。過去的富豪、公子都不過是香港上空的過往煙云,過去的終歸要過去,留不住的,也無法挽留。

當萬家燈火通明的夜晚,我也曾想象自己身處于都市的某個簡陋的小屋。身邊能圍著自己的老公、兒女,大家歡聚一堂,能為柴米油鹽拌嘴,能為生活的酸甜而哭笑。這種真實而溫馨的場景我以前沒有想象過,現在卻求之而不能得。

我喜歡維多利亞港灣,就像少女時代的輝煌。但在它輝煌的外表下,我更能想象它是我變幻人生、重塑夢想的場所。以前,我寄托于它的是金錢和富裕的人生,現在我寄托于它的是清貧而溫馨的生活。

朝向大海的地方,總有一萬種可能。我還是少女時代那個愛做夢的關之琳,期待圓滿,也期待一生所愛。

人生若有重來,我愿守清貧!

----------------------------------------------------------------------------------------------------------------------


  




重要聲明:本網站為內容提供及檔案上載之共享平台,內容發佈者請確保所提供之檔案/內容無任何違法或牴觸法令之虞。
如有違反相關版權問題,請來信告知,本版將刪除有爭議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