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網站導航  www.9900.com.tw
   【社會】  文章日期:2021/11/14

在日本定居十年的我來說一說,大部分華人不愿提及的心酸歷程

在日本的華人圈里有這樣一句話,寧在國內賺兩千,不在日本賺一萬。雖然無法完全認同,但心里還是有一些共鳴的。在中華料理店餐館打工的那段時間有兩種人給我留下的印象最為深刻。打死我也想不到,有一天,我也會變得和他們一樣。這兩種人分別是在深夜邊吃邊流淚與吃飯時給家里打電話說自己在這邊一切都好,這個月賺了多少多少錢,結果結賬時為了找優惠券恨不得挖地三尺的人。

在日本定居十年的我來說一說,大部分華人不愿提及的心酸歷程

現在的我不但能理解他們的所作所為,也對網絡上那些鋪天蓋地的吹噓國外的月亮有多圓的人十分不屑。似乎在他們眼中"國外"這兩個字是好生活,高收入的代名詞;但我想說,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風格,每個人也有自己的路。在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是完美無瑕的。尤其是對于異國他鄉的人們來說更是如此。國外的生活并沒有他們想的那么美好。我雖然初中時就來日本了,但是直到現在仍然有許多不適應的地方。

在日本定居十年的我來說一說,大部分華人不愿提及的心酸歷程

人際交往

說起對日本人的印象,你的第一反應是什么?相信很多人都是“日本人最不愿意給別人添麻煩”吧。的確,日本人把這方面發展到了極致,同時這也導致了日本社會的冷漠。

「人情社會」在日本是完全行不通的,即使是好朋友、親屬之間,都是按規章制度去辦事。

不靠關系,就可以得到更多公平的競爭。但有時規矩太死板,也會導致很多人錯失良機。

其實這種現象是有利有弊的,但究竟是利大于弊還是弊大于利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俗話說"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但這句話在日本說不通,因為在日本生活無論是在家還是在外面都要靠自己。在人際關系這方面,日本簡直是我見過最冷漠的國家。在大學時期我作為交換生去過三個國家,參加工作后也去過很多國家出差。在與人相處這方面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給我國內那種輕松地感覺,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給我日本這種冷漠無比的感覺。與日本人相處時總覺得拘束,無論關系有多好,有過幾年的交情,友情有多深厚,都無法彼此交心。如果說在國內遇到一千個人里面能有一個是自己的知己,那在日本遇到一萬個人里也不會有一個人是知己。在看有關青春的影視劇時我總是特別羨慕他們的友情,因為這種感覺我在日本從來沒有體會過,我在他們那個年紀的時候就開始和別人勾心斗角了。

由于我來日本的時候比較小,所以接觸過很多日本朋友,但沒有一個可以交心的知己,是真真切切可以體會到那種“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覺,無論認識多久,都保持著客客氣氣,中規中矩。或許有人更享受這樣的交友方式,但我更喜歡那種可以和朋友扯八卦、說秘密、一起擼串爆K的感覺,在朋友面前可以卸下一身疲憊,釋放壓力,我感覺只有這樣,才是充滿人間煙火氣。在日本,我上見過有人暈倒路上卻無人問津,見過車撞飛流浪貓后疾馳而去,雖然我在日本見過的冷漠很多,但也見過有人為了不關己事卻拼盡全力,只是對日本來說,這種情況真的很少。大概是這種“日式冷漠”已經滲透到大多數日本人的靈魂里了吧。

在日本定居十年的我來說一說,大部分華人不愿提及的心酸歷程

溝通

大概是因為工作的原因,我接觸到的日本人大部分都是30-50這個年齡區間的日本男人,這個年齡段的日本男人也被稱作“昭和男兒”,昭和男兒很好的傳承了日本人情世故的特色,認真細致到極點,有點較真兒的感覺,對人的禮貌也是過分客氣。在日本民間有句話叫做“昭和男兒、平成廢物”。就是說昭和時代的男人都很認真、謙卑,反過來平成時代的男人就很廢物。其實就我接觸這些日本人而言,我更喜歡日本平成時代的人,因為更有共同話題,可以聊的開,也不會過分客氣,說話不彎彎繞繞的。

工作中經常遇到一些說話拐彎抹角的日本同事,一般要交涉好幾個回合才能明白對方真正要表達什么。并不是說這種溝通方式有什么錯誤的地方,但是這種需要靠“猜”去明白對方想什么的說話方式,讓人感覺很累。大概還是因為本人性格原因吧,更喜歡豪爽、痛快,干凈利落的為人處事方式。

在日本定居十年的我來說一說,大部分華人不愿提及的心酸歷程

生活節奏

與國內相比,日本的生活節奏太快了,快到令人無法適應。當然了,這也可能是我沒在國內的北上廣深這一類一線城市生活過得原因吧。2019年的時候在公司的年會上有個剛畢業的小妹妹喝的有點多(其實我才比她大三歲),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和我說,她后悔留在日本了,甚至后悔來日本留學。她的高中同學此時要么在享受愛情,要么在邊工作邊旅游。而她現在被工作壓得透不過氣來,每天加班到深夜12點多,第二天早上6點就要起床化妝,7點出門坐一小時電車到公司。每天睡眠時間不到五個小時,回國的時候和朋友出去玩別人都以為她是她朋友的大姨。我聽了后覺得好笑的同時也覺得心酸,她每個月能拿到稅前45萬日元的工資,但去掉租房子和其他亂七八糟的一系列費用后到手也就20多萬日元,相當于15000人民幣這樣吧。(現在她已經不在日本了,在疫情最為嚴重的時候回國了)但賺的再多沒有時間去享受生活又有什么用呢,拿最美好的青春去換錢真的值得嗎?唉,也別說她了,我當初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在日本定居十年的我來說一說,大部分華人不愿提及的心酸歷程

生活成本

很多人聽了中介的一面之詞后就草率的決定來日本工作和生活,中介一般會告訴他們,日本收入高,哪怕是打工每個月都能賺一萬多人民幣呢,你在國內打工一個月才4000多塊錢,這點中介費幾個月就回來了。中介確實沒有騙人,在日本打工每個月是能賺一萬多,但他們沒告訴你這邊便利店里的一瓶水都要6塊人民幣。消費水平和國內打工月薪4000多塊錢的三四線城市完全不是一個級別。除了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外還需要繳納高額的醫療保險,養老保險還有市民稅,縣民稅個人所得稅等等一系列的費用,最終到手的和國內差不多,甚至還有沒有國內多,那能怎么辦呢?中介費都已經交完了,有幾個人能有及時止損,壯士斷腕的勇氣?

在日本定居十年的我來說一說,大部分華人不愿提及的心酸歷程

遠離親人

王維的一句"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道盡了海外人的心酸。我記得,我剛大學畢業的時候,父母回國去和老人過春節,我一個人留在日本工作和生活。因為我那時候剛入職沒多久,日本又沒有春節這節日,所以春節那天我還在照常上班,因為一些工作上的原因,那天我加班了,不過不是加班工作,而是別人都下班了以后我被老板留下來罵。在回家的電車上我打開QQ空間看著大家都在分享自己的除夕夜有多熱鬧,心里特別不是滋味,于是下了電車我就開始哭哭啼啼的,偏偏這時候接到了父母的視頻電話,于是擦干了眼淚擠出笑容和他們聊了會天,掛了電話后我一個人哭的更兇了。其實在這一點上,只要是外出工作的人應該都有類似的體會。如果從黑龍江省算起的話,到東京也就兩千多公里,到廣州甚至都比到東京遠,但是這中間差了一座國門,所以在感覺上自己離故鄉特別遙遠。平時的工作和生活中如果遇到什么挫折就會格外想家,也格外無助。說起無助,今年由于疫情的原因,回國的機票格外難買,上文中提起和我哭哭啼啼的那個小姑娘家里老人病危,但是她誰都沒說,有一天下班我在車站看見她坐在長椅上一個人哭的厲害,瞬間心里像被捶了一拳一樣,然后發動所有人脈關系幫她買了一張最近的回國機票,前幾天和她聊天,她說這次回國,機票和隔離的錢加在一起花了4萬多人民幣,基本上一個季度白干了,不過還是很感謝我。我問她,你現在還覺得來日本后悔了嗎?她說不后悔,因為如果在國內剛參加工作的她是拿不出這么多錢給老人續命的。

在日本定居十年的我來說一說,大部分華人不愿提及的心酸歷程

自然災害

日本是一個島國,島國最大的危機是地震和海嘯,往往地震就伴隨著海嘯。對于不是從小就接受如何應對地震的華人來說比自然災害更可怕的是無法聯系上國內的親人,因為無法想象他們在得知日本發生災害,而自己的子女卻失去聯系時有多焦急。3.11大地震時,日本通訊中斷,交通中斷,每條電車線兩側都有無數順著鐵路走路回家的人,我至今都記得地震結束后與雙親恢復聯絡時母親那如釋重負般的哭聲。那場大地震造成的影響至今仍然存在,并對全世界造成了危害。日本核泄漏所造成的污染使核電站附近至今仍是一片死地。地震所造成的人員傷亡其實并不多,這主要得益于日本房子優秀的抗震性以及輕量化的材質,即便房子倒塌也很少能致人死亡。造成傷亡最大的是地震帶來的海嘯,這一點在3.11大地震中得到了充分的證明。我個人認為海嘯比地震可怕多了,地震有很大的生還幾率,而海嘯只是一瞬間就什么都沒有了。

在日本定居十年的我來說一說,大部分華人不愿提及的心酸歷程

東西不好吃

作者本人是北方人,來日本這些年接觸的華人大多也以北方人為主,日常聊天時討論最多的就是“日本食物過于清淡”,健康飲食是長生秘訣,可重油重鹽是快樂的秘訣,雖然身邊也有少部分華人喜歡日本料理,但更多的還是“嫌棄”。作者的這顆「北方胃」更是無法忍受飲食清淡的。所以對于部分在日打拼的華人來說,食物難吃也是一大苦事啊…上班回來還要自己做飯,想想就頭疼。

日本料理在世界上十分有名,在國內也有很多各種各樣的日本料理店,而且還頗受歡迎,但我個人認為中國菜是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我剛來日本時對各種事物都想吃吃看,人嘛,對未知的東西都是充滿好奇的,直到有一次我吃到了小魚拌生雞蛋,那個味道令我記憶猶新,豈是一個"腥"字可以形容的了的。即便自己會做飯,做出來的東西和國內也不一樣,因為這邊的調味品沒有國內那么豐富,每次回國我都恨不得吃遍所有的飯店,朋友經常笑我,說我要么是在吃飯,要么是在吃飯的路上。事無絕對,日本的東西也不是一個好吃的都沒有,比如燒肉,壽喜燒,天婦羅等我還是很喜歡吃的。

在日本定居十年的我來說一說,大部分華人不愿提及的心酸歷程

總結

在日本生活并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壓力比國內要大太多了。我覺得綜合來說中國要比日本強很多,如果不是生活所迫,我一定會選擇在國內生活。總的來說,日本就像個圍城,外面的人想進來,里面的人想出去。

在日華人群體中,有多少人是滿懷希望走出國門。

后來,有人和我一樣身在其中無法改變,退一步是舒心,但進一步是生活,有時候生活往往苦難更多。

有人早早回國,開啟新的篇章,也有人喜歡上日本這個國家,想在這里安居立業。

我來日本這10年里,見證了太多華人的故事,身邊大部分朋友也有著和我一樣的想法,若是生活允許,誰還用“低頭思故鄉”呢?

不過無論做何選擇,身處何方,過什么樣的生活,只要努力生存,生活終究會變成成你想要的樣子,加油吧,致敬每一位努力打拼的人!

在日本定居十年的我來說一說,大部分華人不愿提及的心酸歷程

------------------------------------------------------------------------------------








  




重要聲明:本網站為內容提供及檔案上載之共享平台,內容發佈者請確保所提供之檔案/內容無任何違法或牴觸法令之虞。
如有違反相關版權問題,請來信告知,本版將刪除有爭議部份.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