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網站導航  www.9900.com.tw
   【社會】  文章日期:2021/11/14

一顆大白菜居然60塊?!沙特中國人的生存體驗

作者|慧慧

提起中東,你最先想到的會是什么?

戰亂?危險?火藥桶?

這些,可能是大家比較容易聯想到的。畢竟在中東地區,近年雖無大的戰爭,卻一直沖突不斷。

上一篇文章發出去后,不少朋友們一聽說我來了一個中東國家,紛紛叮囑我,一定要注意“安全”。

其實這種反應一點不出乎意料。

來沙特之前,我對在這里的安全是否有保障也一度非常擔心。當我老公告訴我,這邊很安全、治安很好時,我對此實在難以置信。

而當我真的來了這里,體驗了一段時間之后,才了解到沙特整體安全系數還是很高的。至少在我所了解的吉達和KAUST(沙特國王科技大學的英文縮寫,以下簡稱KAUST)如此。

沙特整體較好的治安狀況:

一方面與其淳樸的民風和富裕的生活有一定相關性;

另一方面,沙特本身宗教和法律對民事和刑事犯罪懲戒嚴厲,所以一般刑事犯罪案件比較少見。

是不是有些難以想象?

我們對中東國家、對沙特的認知,在某種程度上其實也受著一些刻板印象的影響。

關于安全的討論先到這里,我們繼續回到生活。在酒店隔離的7天,其實也有一些有趣的體驗和觀察。

一顆大白菜居然60塊?!沙特中國人的生存體驗

離開隔離酒店,與前台沙特妹紙們的合影。

01可愛的「巴鐵大叔」

落地沙特后,凌晨4點我們終于到了吉達的隔離酒店。

在經受不戴口罩的印度大哥的“驚嚇”之后(請參見上篇:)終于遇到一件開心的事——就是在酒店遇到了可愛的“巴鐵”大叔。

入住酒店時,因為我的行李太多——兩個28寸大箱子和一個飛機箱,所以請酒店工作人員用行李架幫我把它們一起送到房間。

送我上樓的是一位穿著酒店工作服、留著泛白絡腮胡、棕色皮膚的大叔。

在電梯里,大叔問我來自哪里,當我回答“中國”時,他眼里好像突然射出光,特別高興對我說:“真的嗎?我是巴基斯坦的!”

那個當下,我也是非常驚訝,畢竟這是我現實生活中第一次認識巴基斯坦人,而我們都知道“中巴友誼”那是剛剛的。

所以我也激動,回他:“我們是'鐵'兄弟啊!”

一顆大白菜居然60塊?!沙特中國人的生存體驗

《那年那兔那些事兒》中“兔(中國)羊(巴基斯坦)”片段中的畫面 (圖片來自網絡)

后來我才了解到,在沙特,外來勞務人員非常之多。

根據2017年的數據,沙特阿拉伯總人口約3250萬,其中外國人就有1200萬,其中以外籍勞工居多,占了總人口的大概三分之一。

這里的外籍勞工主要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國、菲律賓、摩洛哥等國家,主要從事服務、建筑等行業。

酒店的巴基斯坦大叔可能就是其中一例。

在酒店隔離期間,我也遇到了跟我幾乎同批抵達沙特的一些外國人,其中菲律賓人(女性居多)占了絕大多數,測核酸時跟他們有過短暫的交流。

而2014年,中國也首次成為沙特的勞工輸出國,沙特有不少工程項目是中國人建造的。

進入隔離后,酒店會提供早、中、晚三餐,每天會有輪值的酒店員工來為我們送餐。到了飯點,他們就會敲敲門、將食物放在門口的塑料高腳椅上后離開。

或許是這家五星酒店主要面向外國人的原因,這里的食物整體更偏西式。

一顆大白菜居然60塊?!沙特中國人的生存體驗

酒店提供的午餐/晚餐。

除了早餐會有像咱們國家煎餅一樣的面食外,這邊的主食以米飯為主(是那種長長細細的米);

同時還會搭配肉、菜、水果,以及這邊特有的醬料(有咖喱的口感,但又不同于咖喱),另外還會有飲料或果汁。

一顆大白菜居然60塊?!沙特中國人的生存體驗

酒店提供的早餐。

入住時遇到的可愛巴基斯坦大叔偶爾也會負責為我們送餐。

每當他來送餐時,總會敲開我的門簡單問候后再離開。每次開門見到他,他兩手都是握著不同的口味的飲料,問我:“你想要這個,還是那個?”

“其實都可以啦”,我一開始這么回答他。但接著,他還是會問我更喜歡哪一個,我只好從他手里拿走喜歡的口味,然后跟他道謝。

雖然這是一個小小的舉動,但其實我內心還是蠻感動的。這可能是巴基斯坦大叔在他的能力范圍內,對“鐵兄弟”國家過來的人表示友好的方式吧。

很遺憾,隔離結束離開的那天沒有見到他,真的很想跟他合影留念呢。

02在沙特的「中國人」和「中國胃」

時隔120天,我和老公終于在吉達團聚了。

吉達是沙特的第二大城市,也可以說是沙特最為開放的城市。

沙特的女性外出需要穿Abaya(阿巴亞,阿拉伯國家穆斯林婦女穿的長袖黑袍)但是我們在吉達也有看到穿著新鮮顏色和時尚剪裁的Abaya的女性。

這可能就是吉達的開放之處吧。吉達之于沙特,約等于上海之于中國。

沙特的公共交通系統很有限,所以老公在學校租了輛車來吉達來接我(在這邊日租車價格與國內基本持平)。

離開隔離酒店,我終于可以作為一名游客來大街上觀光了,但我們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中餐館大快朵頤。

幾十年中餐養成中國胃真的很難吃得慣這邊的食物,我們很快鎖定了附近車程不遠的一家中餐廳。

到達后,屁股尚未坐熱,我們已速速下單,搓著小手等待開動。

火爆大頭菜、鐵板牛肉、涼拌藕片和大拌菜,還有一盤牛肉水餃,上桌后基本全部光盤。

一顆大白菜居然60塊?!沙特中國人的生存體驗

在中餐廳的一餐。

這家中餐廳,建筑風格上,結合了阿拉伯風格和中式餐廳的特色(太著急于吃,而忘記拍照),服務生中沒有中國面孔,感覺應該主要來自印巴國家。

在口味上,這邊跟國內的餐廳還是有比較明顯的差別(也可能是比較偏南方的口味?),口感上有些難以說明(廚師可能并非中國人?)。

但即便如此,在這里能吃到中餐其實已經非常滿足了。

一頓飽餐之后,我們拿到賬單。

不得不說,沙特的中餐實在是不便宜。

僅五個菜,三素兩葷,就花費了235SAR ,合人民幣400多(1沙特里亞爾約1.73人民幣)。

這個價位可能比北京中等價位的餐廳都要貴不止一倍吧。

雖說在國外中餐大多屬中高檔餐廳,但這價格也確實令人驚掉下巴。

這令我不禁開始思考為什么會如此之貴。

我們是在飯點到達的餐廳,但就餐人數非常少。物以稀為貴,難道在沙特的中國人很少嗎?

我迅速開啟了“小調查”。

關于在沙特中國人的數量,我在網上找到這樣一個數據:

根據中國商務部2019年發布的數據,在沙特的華人華僑數量約在3萬-5萬之間,主要居住在西部的塔伊夫、吉達(也就是我所在的城市)、麥加等地,大多從事小商業、旅店等服務業。

誒?三五萬人的規模?

這……多得有些超乎我的想象。我曾以為在沙特中國人最多也就上千人。

但后來到了KAUST,我才發現學校里,中國人更是隨處可見,幾乎每一次出門都會遇到說中國話的同胞。

其實在沙特中國人市場算是一個不小的市場——隨后我在學校里又深刻認識和體驗了這一點,不過這是后話了。

所以,這里的中餐廳的貴,可能并不是因為中國人不夠多造成的。

既然不是“人”的問題,那么,會是因為中餐廳太少所以貴嗎?

關于中餐廳的數量,我也搜索了一下。明確標明有“中國風味”的餐廳就居然有一二十家(內心狂喜)。

一顆大白菜居然60塊?!沙特中國人的生存體驗

在Google上搜索中餐廳。

這樣看來,競爭至少還算是比較充分。所以餐廳數量可能也不是導致中餐貴的決定因素。

所以究竟是什么原因呢?難道是因為這里食材太貴?

關于沙特“蔬果肉蛋”價格,我是到了KAUST逛了這邊的超市之后才有了大概印象。

一顆大白菜居然60塊?!沙特中國人的生存體驗

KAUST里的超市tamimi,是沙特的連鎖商超品牌。

好家伙,逛完了一圈,才真正發現,在國內“吃”上真的太便宜。

說出來,你可能不會相信,在這里,一顆普普通通的從我們國家進口的白菜就要60元人民幣(一公斤19.95sar,人民幣合33元);

西葫蘆,更是貴中之貴,每公斤44.95SAR,接近一公斤77元人民幣;

一顆大白菜居然60塊?!沙特中國人的生存體驗

對,就是這個西葫蘆。

桃子和甜椒都是19.95元/公斤,合人民幣34塊多;

蘋果20多人民幣一公斤,在這里是水果中相對便宜的了;

對了,生菜是20元/公斤,就連紫甘藍也要接近14元/公斤。

在沙特,某種程度上,真可以說“菜幾乎和肉一樣貴”——畢竟在這邊,一公斤羊肉才49.95SAR,人民幣86塊。

一顆大白菜居然60塊?!沙特中國人的生存體驗

在這里,肉類跟蔬菜的價格差別不大。 在這里,肉類跟蔬菜的價格差別不大。

寫到這里,想必大家也就可以得出結論了——這邊中餐廳如此之貴的“罪魁禍首”便是食材——蔬菜瓜果比較貴。

“蔬菜水果”的高價,跟沙特的自然地理環境非常相關。

在沙特,70%的面積為半干旱荒地或低級草場,可耕地面積只占土地面積的1.6%,而由于大部分地區降水稀少,沙特農業的發展受到極大限制。

雖然近些年沙特蔬菜及水果的產量有所增加,但其仍然需要進口大量的新鮮蔬菜及水果(對蔬菜瓜果生產大國的我國商家來說,出口到沙特可能是一個好生意)。

在全球疫情之下,遙遠的路途,加之冷鏈運輸,以及去年開始暴漲的航空物流價格,果蔬的價格只能蹭蹭地長。

對初來這里的中國人來說,不適應的不只是吃不到實惠的蔬菜瓜果,還有吃不到中國“味”。

中餐廳太貴,那自己做總可以吧?

但初來乍到的我,在KAUST逛了一圈超市后發現,這里既沒有中國口味的醋、醬油等基礎調料,更不用說五香粉、豆瓣醬、花椒、大料等升級版,老干媽等硬通貨就更不用想了。

不過,這點困難想難倒愛吃的中國人?

沒門!

03在沙特中國人的「生存智慧」

沒錯,解決的辦法就是“中國超市”。

當然,剛剛到沙特的我一開始是不知道這邊居然還有“中國超市”的。

但是比我們早來這邊的好心同胞們很快把我們拉進一個“中超拼單群”,天,我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欣喜若狂。

不僅有香醋、米醋、陳醋、白醋、醬油、蠔油、老抽、生抽、十三香、胡椒粉、辣椒面;

還有老干媽、麻辣香鍋底料、豆腐乳、豆瓣醬,甜面醬、花椒油、藤椒油、芥末油;

更有腐竹、粉絲、寬粉、涼皮,銀耳、木耳、海帶、紫菜;

最絕的是居然還有撲克牌、辣條和翠花酸菜!(好想給老板100個贊)

還貼心得將兩三百種商品分成干貨、大料、榨菜等九大“調味系列。

哦對了,最秀的是這個價目單的名字居然是“沙特絲綢之路中國超市價目表”。

天呢,這覺悟!

一顆大白菜居然60塊?!沙特中國人的生存體驗

不得不感嘆,咱中國人好會做生意。

其實,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會有中國人的生意。

以KAUST為例,在這里算上教職工、學生以及家屬(包括小孩),至少有數百人的中國人群體,中國人多了,需求就起來了。

道理就是這么簡單。

除此之外,在KAUST的中國人,在熱心同胞的組織之下,其實已經形成有一定規模的可以互幫互助的社群。

一顆大白菜居然60塊?!沙特中國人的生存體驗

KAUST一些中國人社群。

比如:

二手交易群(每年新一批同學入學,老一批同學離開,形成一個循環);

快遞拼單群(拼單從國內寄東西到沙特);

甚至還有“主婦群”(不少妻子都是跟我一樣跟著讀書的老公來到這邊,或者自己來這邊讀書),有什么需要幫忙或想了解的,群里問一嘴,總會有熱心的同胞幫忙解答。

是誰說的海外的中國人都是自顧自的?

反正,在KAUST并不是這樣呢。

寫到這里,可能大家心里會有疑問,在這里生活成本這么高?為什么要來沙特呢?

KAUST究竟是怎樣一個存在,為什么吸引這么多中國人過來?

答案呀,我們下期揭曉。

一顆大白菜居然60塊?!沙特中國人的生存體驗

KAUST一些中國人社群。

參考資料:

1.沙特對外國人管理有關情況,國家移民管理局網站;

2.呂可丁,沙特擴大勞工輸出國 中國首次成為勞務合作國,環球時報;

3.沙特阿拉伯國家概況,駐沙特阿拉伯使館經商處 ;

4.沙特阿拉伯國家概況,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5.陳沫,沙特阿拉伯,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關于作者」

我是慧慧,曾就職于傳統媒體和互聯網媒體,曾任某互聯網教育公司80w+公眾號新媒體主編,品牌營銷、互聯網觀察者。

「關于「看世界的我們」

這里主要記錄在沙特的生活和不同文化之間的碰撞和火花;也會有關于品牌、營銷的一些感悟和思考。

資料來源 ~

------------------------------------------------------------------------------------








  




重要聲明:本網站為內容提供及檔案上載之共享平台,內容發佈者請確保所提供之檔案/內容無任何違法或牴觸法令之虞。
如有違反相關版權問題,請來信告知,本版將刪除有爭議部份.
~ Contact us ~